分类目录归档:创业

【转】马斯克与他的三盏神灯: 一个关于利益冲突的寓言故事

这篇文章重要的部分是对于幻影股票的描述,这也是国内一般风投公司对创业公司进行注资的模式

本文作者为陈达,华尔街见闻“见智-专家团”成员,专注于美股研究,擅长发现上市公司背后的故事。关注该作者更多文章,请点击作者头像关注他,并在华尔街见闻app“订阅频道”中查看。

有人问我对Tesla收购SolarCity有什么看法,我是有一点不成熟的看法的。但是我们不赶时间,咱先来做道题润滑一下。假设,反正假设不要钱我们就往海了说,你手头碰巧有一家做太阳能板的新能源公司——庸俗点就暂时叫它太阳侠吧——由于初始投资贼拉大,项目周期贼拉长,十年以来主营业务没赚过半毛钱,在烧钱界那是相当的有地位。太阳侠只能不断融资来填补其缺钱的忧伤并时常对天怒吼:我该去哪找钱?!

然后碰巧你又坐拥另一家公司,这个更虎,搞火箭发卫星,终极目标是移民火星。由于火箭业的行规,此司的商业模式有个特点,客户必须为其服务先行付款(upfront payment),来为之后的火箭发射占个萝卜坑。所以在其资产负债表中,就会有大笔的现金趴在资产上,同时又有对应的预收收入(unearned revenue)趴在负债上。我们都知道放任巨额现金长期趴着一动不动是可耻的犯罪,于是这家公司——暂时就叫它火箭侠——也会时不时地发出忧伤的怒吼:我该去哪投资?!

如果太阳侠和火箭侠彼此疏离,那么常规的解题思路应该是:1. 对于太阳侠而言,应该去找银行贷款或者发行债券融资。但是太阳侠你懂的这种货色一般都徘徊在垃圾级的边缘,债务融资成本很高cost of debt超级肉疼,但是没办法啊费尽心思也要去借钱,不然就要扑街;2. 对于火箭侠而言,应该把钱投到短期证券(short-term marketable securities),一般也就是短期国债之类的safe haven,去薅那一点国产巴菲特们会鄙夷八辈子的利息收益。

神奇双侠的处境确实让人揪心。那么问题来了,假设你同时是这两家公司大股东又同时有完全的决策权,如何解决双侠各自的忧伤?有人会说,卧槽这是送分题啊:我肯定把火箭侠的钱,投到太阳侠的债券上,收一个比垃圾债低得多但又比国债高得多的利率,double kill,让银行和联邦政府都去食屎。如果这是你交卷的答案,那么恭喜你,人类的进击者钢铁侠马斯克碰巧跟你想的一样,此处有掌声。

去年,马斯克的SpaceX就买了马斯克的SolarCity的债券,价值1.65亿美元4.4%的Yield(碾压国债收益),没有二级交易市场。今年春天,马斯克的SolarCity又发行9000万债券给马斯克的SpaceX,募集的资金用来偿还去年马斯克的SolarCity向马斯克的SpaceX发行的9000万美元债券。是的你没看错,要去火星的人就是比一般地球人会玩。

对于这些交易,马斯克自然很高兴,连喊舒服(原话 “excellent investment”)。马斯克的SolarCity得到了相对便宜的贷款,马斯克的SpaceX也得到了相对理想的收益。物理上有热力学第一定律,但是我们感觉到马斯克制造出了永动机。我们知道看起来太美的事情总会有暗秽的隐刺,那么到底谁会为这“永动机”买单?这是一道开放题,有兴趣的可以想一想,书后没有答案。

所以当得知马斯克的Tesla要收购马斯克的SolarCity时,你会很惊讶吗?反正我不惊讶。当然这里要先来个道德披露免得惹到了马粉:我个人很尊敬马斯克,说其梦想家先行者人类的航海家都不过分,为了梦想可以倾尽所有,实在是值得肃然起敬。此文只是梳理一下他手中的Tesla,SpaceX和SolarCity扑朔的关系,拙手钝脚的为您去解一个信息不对称的结,并以此为引子肤浅地探讨一下利益冲突这个话题。

chen

在解释以上这张关系图之前我们要知道马斯克在这三家公司上的心路历程:SpaceX始于2001年马斯克想出的“火星绿洲”计划 (“Mars Oasis”),并在2002年投资1亿美元成立。X意指Exploration (探索),SpaceX的意思就是空间探索,所以一开始就跟你说了我这个是要去火星的,挡我者死。斯坦福应用物理PhD肄业的的马斯克曾多次表示殖民火星是他最大的梦想,是这个三角形的核心,他愿意为此花最大的努力。所以这三家公司中最不可能GG的应该就是SpaceX,因为GG了马斯克没法活。

Tesla非马斯克创始,是2004年在A轮融资的时候他投资的,一开始没怎么管公司经营,当然后来公司实在太牛X了以后不得不越来越上心。SolarCity是在2006年马斯克与他的表弟Lyndon Rive一起创建,自此马斯克人生的三大梦想——火星探索、电动车、清洁能源——众星归位,圆满了。

如是,SpaceX 、Tesla和SolarCity是人类先驱马斯克牛X一生的三盏神灯,各自能为他实现一个伟大的梦想。

好现在来解释一下上面那张三环图。从所有权的角度看,首先马斯克本人是三家公司最大的股东,分别占股Tesla 21.3%,SolarCity 22.5%, SpaceX未上市具体数字无考。马斯克设立了信托基金Elon Musk Revocable Trust,此信托基金为Valor Equity Partners和Draper Fisher Jurveston的有限合伙人 (limited partner,出钱不管事承担有限责任分享收益的合伙人),然后Valor持有SolarCity和SpaceX的股票,DFJ持有三家公司的股票。从决策管理的角度看,马斯克是Tesla和SpaceX的CEO、Tesla的产品架构师(Product Architect)、SpaceX的CTO (首席技术官)以及SolarCity的董事会主席。他的堂弟Kimbal Musk是Tesla和SpaceX的董事,他的表兄弟Lyndon Rive是SolarCity的CEO和董事,Peter Rive是SolarCity的CTO和董事。Valor的Antonio Garcias是三家公司的董事,DFJ的两个GP是三家公司的董事。

大概就是这样,碎碎叨叨缠来绕去但基本上的中心思想是马斯克家族对这三家公司有决定性的影响。就算是双目失明,我们也能感受到这其中一股浓浓的利益冲突。

利益冲突(conflict of interest),是指个人或者团体在身涉多重利益时偏袒自身利益的可能。注意这里是指可能性,并不对该人或者团体做道德判断,不能因为这人特信得过而无视可见的利益冲突。比方说——咱找个特极端的——那谁海瑞海青天,清廉到变态没人性的地步,家徒四壁无朋无党,为母祝大寿只买两斤肉。海瑞曾被内阁首辅徐阶提拔,官至应天巡抚,辖区中有徐阶家的田产,而徐家一直有占山霸田的不良生活习惯,“一方病之如坐水火”。于是这里就产生了利益冲突,一边是提拔自己的恩人(海瑞愿不愿意报恩咱先两说),一边是海瑞为官的公义与百姓的讼冤。

不管海青天人品是否炸天,我们都应该承认这里出现了利益冲突,而利益冲突是现代公司治理的天敌。利益冲突可以说是一组情境,此情境会滋生一种风险——相互竞争的多重利益不正当地干扰决策和行为。所以在海瑞的例子里,虽然我们不怀疑海青天铁面无私,但利益冲突仍然制造了这种风险,鱼腥味能糊你一脸。

现代公司治理的一大战场就是如何与利益冲突问题做肉搏,比如最有名的代理问题(principal-agent problem)及其引申出的道德风险(moral hazard)。一般而言CEO及其走狗们是职业经理人,上班打卡领工资,干好干坏无非就是bonus的多寡,本质上与股东利益并不一致,公司垮了咱再跳下家呗。那么股东们怎么解决这个问题捏?很简单,把你这个淘气的CEO变成我们的一员,把你也变成股东我们不就一致了嘛。

于是股东们哐哐哐地扔出各种妖娆而迷乱的期权股权激励计划。这里玩法很多,容我跑个题简单说一下。如果你是上市公司,倒也简单了,一般有这么几种:1. 限售股(restricted stock),直接送你或低平价卖你公司股票,规定一定期限内不能套现。2. 限售股单元(restricted stock unit, RSU),等于限售股我也暂时先不给你,给你个unit,时机成熟了自然就能孵出股票。3. 员工期权 (stock options),这货耳熟能翔,给你在一定价位买入公司股票的权利。4. 员工股权购买计划 (employee stock purchase plans, ESPPs),折价将股票卖给你,此计划特点是享受税务延后的优待。

但万一公司还没上市,没有流通市场的股票和股价,那还能玩吗?当然可以玩。比较流行的是给员工期权,大多数卖命给初创公司的就指着敲钟后靠它发笔大财。但是有些老板抠啊,虽然想让你满脑子主人翁意识但又不舍得分股票给你,于是他给你幻影股票 (phantom stock)。幻影股票是公司与你之间的一种合同关系,就当是给你一种虚拟股票,如果公司达到某些成就,就现金交割你。

让我们来制造出幻影股票。首先,幻影股票要跟你公司的股票脱钩。比如我公司注资一百万成立,那么我可以把它分成一百万股,但是幻影股票不能用这一百万股来玩,因为抠门老板使用幻影股票的初衷就是不稀释自己的股权,他最好你想也不要去想这些虚拟股票和他实际的股票有任何关系。我们需要用另一个办法来估价幻影股票,比如用EBITDA (税息折旧及摊销前利润)。假设咱公司EBITDA是十万,我们设定幻影股票数量一开始是十万股,然后我们去上市公司调研报告中查一查,哟咱这行业的平均EBITDA multiple (EBITDA乘数,等于企业价值/EBITDA)是10,然后我们就可以无中生有出幻影股票的价格:

 

EBITDA                                                   $100,000

EBITDA乘数(企业价值/EBITDA)                10

企业价值                                                $1,000,000

假想的股票数量                                       100,000

幻影股票股价                                             $10

 

好幻影股票的价格已经算好,于是抠门老板对你说:你这个CTO啊不娶老婆不养娃,一礼拜七天每天二十四小时吃住都在公司,最美好的青春都烧在了我这里,我要奖励你。这样吧,你看我这些实际上不存在的股票,一股值10美金,我卖你8美金,你要不要?

碰到这样的老板你也没办法,有些人可能当场就义正言辞地拒绝了外加打包赠送一封辞职信;但是你觉得十年青春的沉没成本已经燃烧掉,公司又很有钱途,不忍心拒绝,于是你就说好吧我买10000股。当然这里只是认购,不需要你真出钱,如果这老板要你真出钱那你真的可以甩他一脸辞职信外加一脸热翔了。

于是你又燃烧了三年,公司业绩好到飞起,现在EBITDA有100万美金了。我们再把上面那个公式套一套,就能算出现在幻影股价值每股100美元,你看不见的那些股票现在一共值100万了。如果当时合约里规定三年后可以赎回 (redemption date),那么你现在就可以跑去向你的老板要一张92万 (100万—8万成本)的支票。

这就是一个简单的plain vanilla的幻影股票的玩法。当然你还可以玩得更花哨,比如在幻影股票上再设置员工期权blah blah blah。老板们其实很愿意这样激励你的,因为到时候万一咱真的敲了钟,你的幻影股票又上不了市。

跑题跑到火焰山了,咱再回到说代理问题。你看一个比较平实直白的雇主雇员利益冲突就需要各方如此斗智斗勇地去博弈,要想出种种激励方法让你这个CEO就范在股东的汪洋大海里。但是这样就一定有用了吗?当CEO们看到这五花八门的股期权激励计划,内心戏那可就很丰富了,可以演十季。他们会想:哟西,我成股东啦,股东=有股票的人,所以只要把股票价格搞高我不就可以走上人生巅峰了吗?

所以CEO 会无比想要股价走高,这时也许你会认为CEO与股东的利益是一致的。未必哟。CEO是职业经理人,其内在属性就是要变节的,因为不大有人愿意在一个地方打工到死。所以CEO想的一般是短期目标和利益;但是股东,至少有一部分股东,是长期持股的,床头大写巴菲特”好股票要持有一辈子“的祖训。于是新的利益冲突产生了,CEO瞄准短期股价波动而一些股东特别是大股东则放眼公司的长期发展。

这种情况下CEO很可能会为了短期利益而牺牲掉公司的长远发展。短期内提升股价的经典方法是进行放肆的并购,行话叫做建造帝国 (empire building)。尤其是喜欢出风头而自信心又爆棚的CEO,对此简直不能控制。商学院里比较常用的一个例子是惠普(NYSE: HPQ)前CEO Carly Fiorina,此女可以说是各种“史上最矬CEO排行榜”的常客。她在1999年——2005年,主导了与Compaq (康柏公司)的合并以及其他一系列收购。虽然公司规模剧增股价短期内都有上扬,但惠普经营方面持续恶化,其任内裁员三万人,这些并购被公认为非常失败。Carly Fiorina于2005年2月被公司炒掉,CEO换人后股价反而很有起色。我们能说她不关心公司股价吗?并不是,她出任CEO时惠普给了她价值6500万美元的限售股,她就是因为太关心短期股价了才会频频大动作,以至于长期股价让人心碎。

chen 2chen3

另一个比较近的极端 empire building 典型就是Valeant(NYSE: VRX),这上面我已经扯过很多淡了,直接上图。2015年时前CEO Michael Pearson持有价值将近30亿美元的股票和期权,然并卵,这并没有将其与公司的长远利益很好地捆绑起来,公司现在市值一共才70亿……

有人会问并购一定会提高短期股价吗?这倒不一定,超短期而言收购方的股价会因并购消息而下跌,因为收购方的股东总是会对溢价收购的行为保持怀疑。但收购本身对于拥有公司股票期权的CEO而言是有超级大的诱惑力的。收购是什么,收购就是去买下其他公司所有的股票,其实说白了不就是炒股嘛。也就是说CEO可以通过收购行为,用公司的钱去炒股,弄好了自己的股票涨,弄赔了亏的反正是公司的钱。你说如果给你隔壁老王家的钱去炒股,赚了算你的赔了算老王的,你会咋办?你一定是去找个波动率最高的期权all in 了。

当一个人为了自身利益而铤而走险,但另一个跟他没那么相关的人却要承担此种风险时,前者一定会去疯狂追求风险,这是人性决定的。经济学上将此定义为道德风险(moral hazard)。它是次贷危机的起因,也是利益冲突发生而又无制约时最有可能的结局。至少经济学上把人定义为理性的人,说白了也就是自私自利的人。人之初,性本恶,我个人对此一直坚信不疑。

我们再回到马斯克与他的三盏神灯。关于Tesla收购SolarCity,马斯克讲了一句话:两家公司的董事会意见都是一致同意的(unanimous)。

Unanimous是个很重的词,意思是全部所有统统都表示同意。SolarCity的董事全体同意我觉得没得聊,换成我,我也会同意别人来救俺于水火。槽点主要集中在Tesla这一方面,我们来算一算Tesla董事会都有谁:1. Elon Musk——马斯克本人(同时也是SolarCity董事) ;2. Kimbal Musk——马斯克表弟; 3. Antonio Gracias(同时也是SolarCity董事)——之前说了,是马斯克深度利益纠缠的好基友; 4. Steve Jurvetson(其合伙人同时也是SolarCity的董事)——DFJ合伙人,马斯克好基友; 5. Brad Buss——SolarCity前 CFO,今年二月刚退休。另外剩下的两个董事相对比较避嫌:6. Ira Ehrenpreis是Tesla的早期投资者;7. Robyn Denholm是Jupiter Networks的CFO和COO,此女算是标准意义上的独董。

七人董事会里面12345五人有巨大的利益冲突并且有与马斯克抱团的倾向,就酱紫一个董事会,难怪可以搞成“一致同意”。SolarCity目前的困境是一目了然的,首先行业逆风,行业老大SunEdison都已经把自己玩死了;公司亏损持续恶化,最近一季度每股亏2.56美元,本季度展望每股亏2.7-2.8美元。第二,SolarCity债务三年内翻了三番,目前债务32.5亿美元。猜猜Tesla有多少负债?也就31.6亿美元而已。两者市值相差13倍,虽然所有人权益其实还是蛮接近的,由此可以看出被很多人奉为下一个Apple的Tesla确实不能用世俗的眼光去估值。

chen 4

由于公司亏损恶化以及债务高企,SolarCity的营业现金流入与支付利息现金流出呈现出了更为夸大的背离,喇叭口已经张开了小轻腥啊有没有。但是话又说回来,这里有可能伤害的其实不止是Tesla股东的利益,SolarCity的股东也可能会不甘心:我还指望着股价能回八十,结果你给我点我不想要的Tesla股票就把我灭了。

chen 5

总之去溢价收购目前的SolarCity是一桩一定会引发争议的交易,至少花街分析师几乎是一边倒地骂傻X;客观点讲也不能说交易一定坑,但探讨下总是可以的。然而奇怪的是董事会中并无任何人出来质疑, 只能说默契早已达成,也只能说董事会是马斯克的一言堂。难怪著名做空砖家Jim Chanos要跑到CNBC电视台上去吐槽说:此乃最烂的一种公司治理的可耻范例 (“a shameful example of corporate governance at its worst” )。

马斯克自然不会站在那里任凭你吐槽,他辩称这两家公司合体后会带来巨大的synergy(合力);花街马上质问:你这是要给电动车装太阳能板吗?德银的Rod Lache讽刺得很到位:Tesla的股东是为了投资一项潜在回报无限大的超级创新的电动车公司,Tesla的客户是为了买到一辆性能超牛X把妹超给力的电动车,他们基本上都不是为了要一个end to end的能源解决方案。

然后马斯克就改口说我买SolarCity是因为觉得他股价便宜物超所值。这就开始变成炒股了,我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比SolarCity更低估的公司。当然本文无意于去探究到底SolarCity是不是被低估,也无意去猜疑任何有可能的synergy,我只是想谈谈利益冲突这个话题。我们可以重访之前的代理问题以及道德风险,如果利益冲突这种可能性缺乏防范于未然的有效制约,拿老王钱炒股的这一盆狗血就有可能瓢泼而来。

缺乏约束的苗头其实是有的。第一点就是我一开头说到的SpaceX与SolarCity之间你侬我侬的融资关系;第二点,马斯克曾经用个人的line of credit贷款4.75亿美元,用于购买SolarCity和Tesla的股票,据他说是为了给这两家公司融资,另外也要向投资者表明你的船长和你在一条船上。你说说看这种追梦的精神不值得钦佩吗?马斯克对这几家公司一直是处于一种all in的状态,本身早可以买几个岛过上退休生活,但现在总是时刻处在“破产”边缘,说明人家可能真的不是为了钱。But,借钱炒股的行为不值得提倡。马斯克借的这4.75亿是拿25亿价值的SolarCity和Tesla股票做抵押的,说白了就是玩融资上杠杆炒股,那如果股价碰上黑鹅子暴跌出现margin call,马斯克的仓位强平起来可是要死人的。

虽然有苗头有迹象,当然还是会有人说马斯克不是这种人。如此有梦想的一哥们怎么会是借钱炒股的赌徒呢?我也相信马斯克不是这种人。好吧我们就假定他是圣人吧。但是圣人也是人,追求梦想的时候难免会遇到挫折,而且人的精力总归有限,你怎么就能那么确信他为了实现一个梦想而不会把另一个梦想掐断呢?万一在他心目中梦想也是有轻重的,舍轻求重乃是人性。至少我不能做到如此确信,所以我需要看到法治与规制,而不是人治。

好的人与坏的公司治理,是我对目前马斯克三盏神灯的一个基本看法。希望愿意陪着他走到梦想尽头的人,最后不会泪着眼睛来一句如此的嘶吼:真没想到你是这样的马斯克。

 

利益披露:作者在文章发表之时不持有TSLA或SCTY仓位,并在72小时内不打算交易。

本文行文仓莽,如有不足之处,还请各位海涵斧正。

Advertisements

【转载】初创公司股权问题

该系列文章转载自知乎专栏 创思舍 以及 职人社。

这是一个非常长的内容。

 

首先是一段评论:

境外公司的员工期权计划,主要涉及的问题是外汇管制。
员工行权的时候,需要把人民币换成美元,然后汇到境外购买股票;购买股票后,如果要退出变现,还需要把股票卖掉、拿到美元,然后把美元汇到国内、换成人民币。

而人民币换成美元并汇出,以及美元回到国内换成人民币,这个过程,就是外汇交易。中国是严格外汇管制的国家,这种外汇交易必须按照外汇管理局的规定来进行。不符合规定的,银行不会给办理外汇购回结汇手续。

员工期权计划,一般包括签约、授予期权、行权和退出变现,四个阶段。签约和授予期权,不涉及到实际获得股票和支付价款,所以可以不受外管局的限制。但是在行权和退出变现阶段,涉及到股票转让和价款支付,就得被外管局限制了。

中国科技企业大量采取境外架构的模式,在境外设立公司,比如英属维尔京群岛或开曼群岛。由境外公司通过VIE架构控制中国公司。境外公司作为融资和上市的主体,中国公司作为实际经营的主体。员工期权计划一般都是以境外公司的股票为基础做的。

由于采取这种架构的中国公司太多,员工行权面临各种问题。于是,国家外汇管理局在2007年的时候,专门针对已经上市的境外公司在境内做股权激励,规定了外汇如何操作。2012年的时候,国家外汇管理局又颁布了一个新的文件,进一步规范了做法,也就所谓的78号文,全名是《关于境内个人参与境外上市公司股权激励计划外汇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

从这个文件名上可以看出来,外管局主要规定了已经上市的境外公司,如果境内员工要做股权激励,应该如何操作外汇。但是,外管局并没有规定未上市的境外公司如何操作。所以,就留下了一个隐患。这导致很多没有上市的公司以外管局没有规定为由,拒绝为员工办理行权。

2014年,国家外汇管理局颁布了《关于境内居民通过特殊目的公司境外投融资及返程投资外汇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汇发[2014]37号),未上市公司的员工期权也是可以办理外汇登记的。但是,在实际操作中,外管局还是没有放开,仍旧办不了外汇登记。

虽然外管局还不允许为未上市境外公司期权行权开口子,但实践中很多公司也实际操作了,这是如何做到的呢?

方式一,外管局管理宽松。国内各地外管管理局对于境外未上市公司的外汇登记掌握尺度不一,部分区域可以办理外汇登记,但大部分区域拒绝办理外汇登记。所以不排除有的公司所在地外管局管理相对宽松。

方式二,以不正当的方式换取外汇行权。虽然外管局规定,员工股权激励行权需要外汇登记,但是有的公司会配合员工,在不办理外汇登记的情况下,自行以其他名义换取外汇(如个人旅游等名义),用换来的外汇行权。但是这种做法不规范,将来容易引发外汇监管上的问题。公司上市后需要补齐手续。

但是这两种方式,都是不规范的做法。所以,一旦发生纠纷,闹上法庭的时候,这些做法都不能拿上台面、获得法院支持。所以,员工在签期权协议的时候,一定要掌握这个风险。

另,考虑到很多公司的期权计划都是专业律师和公司管理层一起制定的,而大多数员工没有人提供专业帮助,经常被算计了,在底薪和加班中付出了青春却什么也得不到。所以我们在发起一个活动,帮助展现和探讨员工股东们遇到的种种问题,并持续发表文章。现在已经做了三篇了。如下:

员工股东维权 | 坐拥千万股份,结果画饼充饥 | 系列之1 – 创思舍 – 知乎专栏

员工股东维权 | 离职后凭什么股权就要收回 | 系列之2 – 创思舍 – 知乎专栏

员工股东维权|给员工股权别口头说,得签合同| 系列之3 – 创思舍 – 知乎专栏

您说的这问题,我们也会后续整理成文章。

 

 

员工股东维权 | 坐拥千万股份,结果画饼充饥 | 系列之1
杜国栋 · 14 天前
这是「员工股东维权」系列的第1篇。本系列暂定20篇,每周2篇,周二、周四更新。

长期以来,大家对公司股权的关注,只集中在创始人和投资人的角度。

但是,核心高管和技术骨干们,在低薪中付出了青春,在加班中耗去了健康。分到手的股权、期权,本是他们唯一的期待,却时常被公司和创始股东“算计”。

本系列文章将会与大家一起,展现和探讨员工股东们遇到的种种问题。

如果你对公司分给你的股权期权不放心,请把你的问题告诉我们,我们帮你一起分析。你可以用以下方式与我们联系:

微信公众号:股权周刊
电邮:contact@guquanzhoukan.com
微信个人号(股泉小助手):BAIBAI_100130
作者:杜国栋

一、真实故事

老纪三年前本来在一家外资软件公司里做销售,对他那个细分领域里的销售渠道十分了解。

老纪有一个圈内朋友老毕,刚刚创办了一家叫上海XX图形软件技术有限责任公司的企业,特别急需老纪这样熟知销售渠道的人才。

于是,老毕三天两头带着他的创始人团队去找老纪谈,希望老纪加入,还一直带着一份股权激励方案,写着要给老纪50万股创始人股份。

老纪也觉得自己在外资企业再干也不可能上一步台阶了,能跟着创业公司一起成长,到时候还能拿一笔股份变现,就可以回家养老了。所以,答应了老毕的邀请,加入了公司,股权激励方案上也签了字。

可是干了不到2年,老纪这个“新人”总是无法跟公司的创始人团队合作默契,销售理念和方法始终得不到支持,业绩也就总是上不去。

老毕和公司也因为销售业绩上不去,对老纪有所不满。双方闹了一阵别扭后,老纪同意离开公司,但是要求把股权激励方案里说的股份过户到老纪名下。老毕同意老纪离职,但是不同意给股份。

于是老纪把老毕和公司告上法庭,要求兑现股权激励方案里的承诺,确认老纪的股东身份。法院最后却判了老纪败诉。

二、故事背后

明明有白纸黑字的股权激励方案,明明写的很清楚,老毕给老纪50万股创始人股份,为什么法院还判老纪败诉呢?

法院的说法是:有限责任公司股东基于出资而享有的股权,以其投资资本占公司注册资金的比例而确认,或者以明确的出资额金额来确认。

股权激励协议中约定的50万股创始人股份,无法明确对应的公司股权比例,也无法明确对应的出资额金额。老毕和老纪对这50万也没有任何明确的一致意见。所以,法院无法判定这50万创始人股份对应多少股权。

所以,老纪和老毕虽然约定了所谓的50万股创始人股份,但是这股份并不是有限责任公司股权的标准说法,以至于法院实在没办法判定这股份到底是多少股权,也就没有办法保护老纪的权利。

三、深入分析

公司的名称,往往都是这样的“北京XXX软件有限责任公司”或者“上海XX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凡是最后几个字是“有限公司”或者“有限责任公司”的,都是有限责任公司,股东的股权不称为股份,而称为出资额;凡是最后几个字是“股份公司”或者“股份有限公司”的,都是股份有限公司,股东的股权称成为股份,上市之后称为股票。

造成这种区别的原因是,公司法对有限责任公司和股份有限公司的规定不同。

有限责任公司股东通常不能超过50人。因为股东不多,所以为了省事,股东向公司注册资本金里投入的资金后获得股权,就直接显示为这笔资金的金额,也就是出资额。有时候,为了方便,我们会算一下这笔出资额占注册资本金的比例,这个比例就是他的股权比例。比如,公司注册资本金是1000万,他的出资额是10万,那么他的股权比例就是1%。说的简洁点,就是他的股权是1%。

股份有限公司股东可以超过50人,但是不能超过200人。如果公司上市了,那股东人数就多的没谱了。股东人数多了,特别是要股权要上市交易,显示为出资额就不方便了。所以,干脆就把公司的注册资本金划分为均等金额的份额,每一个份额就是一股股份。

比如,公司注册资本金是1亿,划分为1亿股,每股金额就是1元。到时候买卖股权的时候,直接说卖多少股的股份就可以了。所以,要说到公司股份,就一定要事先在公司章程里说明注册资本、每股金额以及股份总数。股东知道自己手里的股份数量,也就能算股权金额,算出自己在公司的股权比例。

所以,一家有限责任公司是没有“股份”的,只有“出资额”。老纪加入的公司是一家有限责任公司,给老纪的“股份”既没有每股金额,也不知道公司股份总数。法院也就没办法帮老纪算出来,这50万股创始人股份,到底是多少出资额,或者占百分之几的股权比例。公司给老纪的,纯粹是子虚乌有的股份。

四、解决方案

由于设立有限责任公司的门槛比较低,所以大部分公司都是以有限责任公司的形式出现的。只是在快要上市之前,才改制为股份有限公司。给员工发股权的初创企业,大多数也是有限责任公司。

在给员工发股权的时候,有些公司觉得说给员工百分之零点几的股份,或者给员工几千块钱的出资额,看起来不够大气。所以,公司会说,给员工的股权是几万几万的“股份”。这个“股份”实际上是公司自己内部的一种说法,没有任何法律意义。

如果公司要这么说,员工一定要注意,公司必须在合同里写明白,公司的注册资本金在公司内部虚拟为多少股的“股份”,这样员工手里的股份数除以总股份数,就可以算出员工的股权比例。或者,还可以要求公司写明白,每一股“股份”对应多少金额的出资额,这样员工手里的股份数乘以每股金额,就可以算出员工股权的出资额金额。

 

员工股东维权 | 离职后凭什么股权就要收回 | 系列之2
杜国栋 · 12 天前
这是「员工股东维权」系列的第2篇。本系列暂定20篇,每周2篇,周二、周四更新。

长期以来,大家对公司股权的关注,只集中在创始人和投资人的角度。

但是,核心高管和技术骨干们,在低薪中付出了青春,在加班中耗去了健康。分到手的股权、期权,本是他们唯一的期待,却时常被公司和创始股东“算计”。

本系列文章将会与大家一起,展现和探讨员工股东们遇到的种种问题。

如果你对公司分给你的股权期权不放心,请把你的问题告诉我们,我们帮你一起分析。你可以用以下方式与我们联系:

微信公众号:股权周刊
电邮:contact@guquanzhoukan.com
微信个人号(股泉小助手):BAIBAI_100130
作者:杜国栋

一、真实故事

阿伟2008年加入了刚刚成立没多久的某智能城市科技公司,跟着公司一起白手起家干了2年后,公司总算有些了起色,阿伟的能力也得到了公司认可。

于是,公司任命阿伟担任副总裁和财务总监的职务,并且给阿伟6%的公司股权,还要求阿伟必须继续在公司服务四年,如果服务期满前阿伟离职的,公司可以指定第三方来收回阿伟的股权。

结果,阿伟又工作了2年之后,公司老总因为种种原因,不想让阿伟继续在公司工作。先是撤掉了阿伟的各种权限,收回了阿伟的办公室,在公司内网上挂出了人事调整的通知,又多次找阿伟谈话,不让他再继续上班。阿伟非常失望,但又无可奈何,给跟随他多年的同事们发了一封邮件,告别了公司。

阿伟离开公司后,公司要求阿伟把他手里的股权,全部转给公司指定的老琪。阿伟觉得自己被公司排挤掉,现在又被追回股权,心里非常气愤,决定置之不理。

公司却把阿伟告上法庭。最后的结果竟然是:法院判决阿伟必须把股权转给公司指定的老琪。

二、故事背后

为什么阿伟手里的股权,会被公司追回?原因在于,阿伟在拿到股权的时候,已经跟公司在合同里明确约定了,如果阿伟在服务期满之前离职的,公司可以指定第三方来收回阿伟的股权。

从形式上看,阿伟的确是在服务期满之前离职的,所以公司根据合同约定,就有权收回股权。严格依据合同来看,阿伟的股权似乎应该被收回。

但是我们大家都为阿伟心有不甘。明明是公司排挤阿伟,让阿伟不得不提前离职的,又不是阿伟自己要离职的。所以,我们会发现,根本的原因其实在于,阿伟和公司的合同里,并没有说明离职的具体原因。

员工离职,可能是劳动合同期满了不再续约,可能是员工自己主动辞职,也可能是员工严重违法、违反劳动纪律等原因下法律允许公司辞退员工,还可能是公司没有任何合法有理的理由、就是单方面想辞退员工。

如果合同里对离职原因没有明确说清楚,在阿伟的情况里,因为合同里对阿伟提前离职的原因没有说的太清楚,只是笼统的说阿伟提前离职,股权收回。所以,阿伟在被公司逼迫着离开,也属于了合同里说的提前离职,股权也就被收回了。

三、深入分析

员工离职的原因,有的属于员工的问题,比如违反劳动纪律、违法、自己主动离职,这些情况下,公司收回股权倒是情有可原。

有的属于公司的问题,比如没有任何合理理由就辞员工,这个情况下如果允许公司收回股权,很可能导致公司故意提前辞退员工并收回股权,员工辛辛苦苦拿着底薪、干着高强度的工作,拼着最年轻的岁月,最后什么都得不到。

关于离职的原因,《劳动合同法》里列的很详细。咱们可以结合股权收回的问题,稍微理一下。

1. 员工自行离职,股权收回也合理

《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七条规定,劳动者提前三十日以书面形式通知用人单位,可以解除劳动合同。劳动者在试用期内提前三日通知用人单位,可以解除劳动合同。

这种情况是指,员工自己不想为公司服务了,主动解除劳动关系,那么股权被收回也情有可原。

2.公司违法,员工不得不辞职,股权被收回不合理

《劳动合同法》第三十八条规定,用人单位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劳动者可以解除劳动合同:

(一)未按照劳动合同约定提供劳动保护或者劳动条件的;
(二)未及时足额支付劳动报酬的;
(三)未依法为劳动者缴纳社会保险费的;
(四)用人单位的规章制度违反法律、法规的规定,损害劳动者权益的;
(五)用人单位以欺诈、胁迫的手段或者乘人之危,使劳动者在违背真实意思的情况下订立或者变更劳动合同,造成劳动合同无效;
(六)用人单位在劳动合同里免除自己的法定责任、排除劳动者权利的;
(七)用人单位以暴力、威胁或者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的手段强迫劳动者劳动的,或者用人单位违章指挥、强令冒险作业危及劳动者人身安全。
这种情况是指,公司雇佣员工工作的时候,公司严重违法了,导致员工不得不辞职。这种情况下,公司收回股权,非常不合理。

3.员工有错,公司辞退员工,股权被收回还算合理

《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九条规定,劳动者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用人单位可以解除劳动合同:

(一)在试用期间被证明不符合录用条件的;
(二)严重违反用人单位的规章制度的;
(三)严重失职,营私舞弊,给用人单位造成重大损害的;
(四)劳动者同时与其他用人单位建立劳动关系,对完成本单位的工作任务造成严重影响,或者经用人单位提出,拒不改正的;
(五)劳动者以欺诈、胁迫的手段或者乘人之危,使用人单位在违背真实意思的情况下订立或者变更劳动合同,造成劳动合同无效;
(六)被依法追究刑事责任的。
这种情况是指,员工在公司供职时,员工没有遵纪守法、勤恳劳动,导致公司辞职员工。这种情况下,公司收回股权,还算是比较合理的。

4.员工实在干不了自己的工作,公司辞退员工,股权可以被收回,但是可以考虑只收回部分股权

《劳动合同法》第四十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用人单位提前三十日以书面形式通知劳动者本人或者额外支付劳动者一个月工资后,可以解除劳动合同:

(一)劳动者患病或者非因工负伤,在规定的医疗期满后不能从事原工作,也不能从事由用人单位另行安排的工作的;
(二)劳动者不能胜任工作,经过培训或者调整工作岗位,仍不能胜任工作的;
(三)劳动合同订立时所依据的客观情况发生重大变化,致使劳动合同无法履行,经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协商,未能就变更劳动合同内容达成协议的。
《劳动合同法》第四十四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劳动合同终止:

(一)劳动合同期满的;
(二)劳动者开始依法享受基本养老保险待遇的;
(三)劳动者死亡,或者被人民法院宣告死亡或者宣告失踪的;
(四)用人单位被依法宣告破产的;
(五)用人单位被吊销营业执照、责令关闭、撤销或者用人单位决定提前解散的;
(六)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其他情形。
这种情况是指,员工实在胜任不了自己的工作,用人单位辞退员工;或者用人单位实在雇不起员工,无法再继续雇佣员工。这种情况下,公司收回股权,还算是比较合理的。不过,员工自己也没有太多错误,公司可以根据员工的贡献,适当让员工保留一部分股权。

需要注意的是,员工劳动合同期满没有续约导致劳动合同终止的,这个时候是否应该收回股权呢?在这个问题上不太好评判。比如,公司要求你干不满5年离职就要收回股权,但你的劳动合同只有2年,那么劳动合同到期了不续约就很尴尬了。所以一定要注意到这一点,尽可能让你的劳动合同期限,和与股权挂钩的工作年限(或者说最低服务期)保持一致。

5. 员工没有任何过错,公司单方面辞退员工,股权收回不合理
公司在没有前面任何一条合法理由的情况下,单方面解除劳动合同、导致员工离职,这种情况下错不在员工,收回股权非常不合理。而且,一旦允许这种情况下收回股权,那么很可能发生的结果是,公司如果反悔了、不想给员工股权了,就故意辞退员工。

四、解决方案

劳动合同法和员工股权本身并没有直接的联系。所以,应当在员工和公司的股权协议里写明:在什么情况下员工离职,公司可以收回股权;什么情况下员工离职,公司不得收回股权,或者只能收回部分股权。前面列举的劳动合同法里的各种情况,可以作为参考。

总之,如果离职原因不写清楚,很可能导致公司蓄意解聘员工、收回股权。

 

员工股东维权|给员工股权别口头说,得签合同| 系列之3
杜国栋 · 6 小时前
这是「员工股东维权」系列的第3篇。本系列暂定20篇,每周2篇,周二、周四更新。

长期以来,大家对公司股权的关注,只集中在创始人和投资人的角度。

但是,核心高管和技术骨干们,在低薪中付出了青春,在加班中耗去了健康。分到手的股权、期权,本是他们唯一的期待,却时常被公司和创始股东“算计”。

本系列文章将会与大家一起,展现和探讨员工股东们遇到的种种问题。

如果你对公司分给你的股权期权不放心,请把你的问题告诉我们,我们帮你一起分析。你可以用以下方式与我们联系:

微信公众号:股权周刊
电邮:contact@guquanzhoukan.com
微信个人号(股泉小助手):BAIBAI_100130
作者:杜国栋

一、真实故事

小于技术不错,经常接私活帮人开发网站。

某天,朋友老袁找到小于说,我正在准备做个旅游网站,商业模式都设计好了,我也有点启动资金,就缺个技术合伙人了,你加入我吧,技术入股,占20%的股权,怎么样。小于想,也不错,反正业余也在开发网站。

网站开发出来之后,试运营的时候效果还不错。于是老袁张罗着设立了某旅游信息技术公司。公司设立好小于才发现,工商局登记的公司股东只有老袁一个人。

老袁哄着小于说,公司设立的时候两个股东的话,手续比较麻烦,你的股权先由我代持着,等投资人进入的时候在登记到你名下。

结果,投资人进来之后,老袁不仅没有把股权登记到小于名下,而且还不承认答应过给小于股权。

小于决定找法院起诉。但是法院却判决小于败诉,老袁不用给小于股权。

二、故事背后

法院判决小于败诉的原因是,小于和老袁之间没有形成分配股权和代持的合同关系,小于要求获得股权没有合同依据。

小于在法院出庭的时候说,他一直没有跟老袁之间签订书面协议,只是之前口头商量了一下,因为协商不够严谨,没有达成一致意见,所以也就没有签合同。

首先,法院认为,小于在开庭的时候向法院提交的证据,只能证明小于确实与老袁就“技术出资”取得公司股权的事情有过讨论,但是没有证明小于和老袁之间已经商量好了,达成一致意见了。

其次,小于的“技术出资”,也没有办理将技术转移到公司名下并成为对公司的出资,没有在工商局办登记手续。再次,小于说股权是老袁代持,但是小于没有和老袁签股权代持协议,也没有其他证据证明老袁答应代持了小于的股权。

总之,小于和老袁之间关于技术入股的事情,小于没有任何强有力的证据来证明,法院也就没有办法判小于赢。

三、深入分析

许诺给股权,但是不签正式协议的问题,在实践中非常常见。

最常见的情形就是,创始人召集几个人一起创业,但是迟迟不谈股权,或者总是今天说一个意见、明天又改另一个想法,就是最后没有落在白纸黑字上,成为正式的合同。

还有的情况是,招聘员工的时候许诺了股权,签了劳动合同入职了,就不谈股权的事情了,总是拖着不签合同。

除了始终不签合同,还有的情况就是签了合同,说要给员工股权,但是细节语焉不详。

比如,没有跟员工说,给员工的股权是某个创始人从自己的股权里转给员工的,还是公司专门为员工增加一部分注册资本金(也就是增资)。

还比如,跟员工说最高可以分给他10%股权,但是到底分多少、什么时候分、员工要花多少钱买,都没有说清除。

四、解决方案

如果你为了股权加入某个公司,请务必与公司签订书面的合同。合同中至少要明确:

公司给你多少股权,股权比例是多少,或者股权对应的出资额是多少;
股权是公司增发来的,还是某个股东转给你的;
如果是股东转给你的,这个股东也要在合同上签字;
股权什么时候给你,什么时候在工商局过户到你名下;
如果是代持,谁代持你的股权,代持你股权的那个人也要在合同上签字;
如果是其他股东转让股权给你,要写清楚你需要不需要向其他股东付钱。
只有事先在书面合同上都写清除了,万一创始人和公司不认账,员工去打官司才有可能赢。

 

注册在开曼的公司,其期权究竟能不能买? (青云)
黄海均 · 10 小时前
怀着一颗改变世界的心,我们身边有不少优秀人才加入互联网创业公司。他们拿着相比自身能力低的薪水,把剩下的期望寄托于公司发的期权(option)上。

然而期权目前得不到中国法律的支持。我的一个优秀工程师前同事,最近就碰到了这方面的问题。当他在公司工作满 2 年,根据期权合同向公司 HR 提出购买期权的意向时,得到的却是 HR 和律师冷冰冰的答复。

我相信跟他有同样境况的同行不在少数。感谢他的信任,授权将此内容独家发布于「职人社」(微信号: Shokunins)。希望通过他的经历,能引起各位职人足够的重视。

—以下为他的完整自述—
我是一名普通的工程师,在 2014 年加入了一家云服务公司,以下简称 E。当时谈 offer 时是包含期权部分的,并且作为一家创业公司,起薪并不高,当时的市场环境下大家普遍认为期权是对薪酬的补充,所以就接受了这个 offer。在 2015 年,也和公司签定了单独的期权合同。抱歉按期权合同的保密条款,这里不能把细节公开。但按合同的 Vesting Schedule 部分规定,工作满两年,就可以购买 50% 的期权,并且期权是在离职之日起三个月后失效。
▲上图: Vesting Schedule 截图
▲ 上图: Termination of Service 截图

2016 年 5 月我在工作满两年时间后,办理了离职,并提出了购买期权的意愿。但公司的律师却说离职就没有期权了。
▲ 上图: 律师答复截图

以上,是事情的大致经过。

在这里,我想咨询各位的是,我工作的再上一家公司也在境外注册,也没有上市或出售,但离职时购买了期权,很多同事也都购买了。为何有的公司可以这样处理,而有的公司却不能呢?

面对 E 公司这样的现状,有什么有效且合法的方式能够帮助我得到这部分似乎无法收回的收益?大家都是情理上难以接受,但是面对这个法律规定无法处理。 这样的规则下,如何去和公司沟通处理,来保护我的利益?

以上,是我的问题,请各位能帮忙解答。

BTW,现在这样的结果,给我一种感受,期权激励从开始就是计划好的一个形式而已。因为从合同签定之时起,公司就知道大概会是这样的结果,同时无论是入职还是签定期权合同时也都没有告知这个情况。如果这种做法是合理合法的,那是不是意味着对于创业公司,只要加入了,只有熬到上市或出售一条路,中途离开期权合同就是废纸一张,无法购买?还请各位探讨问题本身,本意是求助,无意去八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