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你错在成长于文明的边陲

转载自:https://weibo.com/u/1876582681

 

​​三个星期前一个聚会上,大家聊到了孩子教育问题。一位女教授说起她的一次经历:一次全家到希腊独家,刚好在海滩上遇到了载着难民的偷渡船靠岸。难民们没有水和食物已经一段时间了,非常虚弱。他们一边向难民提供水和食品,一边联系希腊的海岸警卫,忙活了大半天。这一经历让她的小儿子从此后非常关注难民问题,并在回到美国后开始参与甚至组织一些同龄人的帮助国际难民活动。

这就是生于文明中心的幸运——站得高,轻易的就能看到高原广阔的世界。你所处地区的文明活动高度集中和活跃程度,父母丰富的词汇量和复杂的逻辑思维,家庭经济政治能力所提供的广阔观察世界的视野,都能让你在不经意间“智能急速成长”——你不用付出太多,就能比你相同智商的人拥有更好的洞见力、更缜密的逻辑思辨能力,更具大局观的旁征博引能力。

这不单单是你卓越,而更是生于文明中心的幸运。

文明的中心-边陲是但不仅仅是地理概念。同样是劳工阶层的子弟,旧金山湾区的劳工子弟就相对于东北老工业基地的劳工子弟更接近文明中心。而同样身处北京,进城务工人员子弟就要比人大教授子弟离文明中心远很多。乍得的权贵子弟也比波士顿的卡车司机子弟离文明中心更近。

你成长在哪里?处于文明“从中心到边陲”的这条线上的什么位置?首先,看看你成长的地理位置:你的出生地离“人类文明中心”有多远?距离最近的是“人类文明中心还是次级中心”?其次,看看你父母的职业和受教育水平——注意不是父母收入高低。父母及其周围人群的思维复杂度和词汇丰富程度如何?政治经济权力和地位如何?

成长在“文明的边陲”,常常意味着在你身上的教育财政投入能力不足、渠道不畅。能力不足比如中国农村务工人员子弟教育投入的低下;同为985,中科大因为地处安徽,得到的省级配套资金就低于复旦交大南大浙大。渠道不畅比如美国某些州对公立中学每个学生的财政投入糜钜,要是发给每个学生都够他们去上私立高中了,然而公立高中教学质量却仍然没有起色。

成长在“文明的边陲”,也意味着你在成长时期所能见、所能闻非常有限。比如已有研究证明婴儿所处环境中,词汇量的复杂程度会显著影响婴儿的智力发育水平。而你成长在波士顿还是成长在某些大学乡下的新校区,能想象的“职业路径丰富程度”也可能是有显著差别的。

因此,成长于文明的边陲的你,要想让自己获得和你出生时智力差异不明显、但成长于文明中心的他一样的“智能成长平台和教育机会”,你必须出类拔萃的聪明、或者异常的刻苦、或者运气特别的好。

文明的边陲和文明的中心之间的距离,也因为各自子弟智能成长机会的差异,而进一步的拉开了:一个地区越处于文明的边陲,子弟越难成长;子弟越难成长,该地区就愈加边陲化。这样的循环锁住了很多人,也锁住了很多地方。

但更糟糕的是,文明边陲之所以成为边陲,一个重要的原因,很大可能是地方政治和社会组织结构主动的阻碍着“文明在本地的演化“。比如,在文明边陲地区,“地方人情和亲朋社会网络结构阻止着文明流入这个地区”。一旦文明的载体——比如人才和信息——播下了“可能摧毁旧社会组织网络”的文明火种,“文明边陲地区”的社会组织网络会齐心协力的熄灭这样的火种。比如文明边陲更加可能由“人际关系”来主导的招聘和升职。

我并不能说自己生于文明的边陲,但我看见过文明的边陲——那时候我并不知道那是边陲。我见过的文明边陲地区不仅仅是西部的山区,也有”因家境被迫放弃保研“这样的“文明边陲地区”。甚至看不同地区的学校的论文品味,也能感受到”文明中心和边陲“的差异。

我也无意讨论”政策是否应该和应该如何处理文明的中心-边陲带来的人生而不平等“,仅仅想给大家掀开一角,展示”文明中心和边陲的不平等“的深刻性和复杂性。这一深刻性和复杂性告诉我们:要讨论相关政策,不能尽着眼于“补贴文明边陲地区的基础教育”。

仅此而已。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