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声名百年担负

来伯城已经半年有余,感觉学术氛围比想象中的要差点东西,大家都是按部就班的做,没有什么热情。华人不管在哪里的小圈子,都很爱捅自己人。你对别人再好,别人都觉得是应该的,帮人之后连句谢谢都没有,心里寻思起来感到想骂人。来这边的医生或者医学生比较多,我深感国内医学单位的人员素质参差不齐。也难怪医患矛盾这么大,有些学医的斤斤计较起来,感觉全世界都欠他们,都觉得来这里是受罪的。还有些学生都要毕业了,什么都不懂,没有规划,别人再怎么帮助出主意都不能代替学生自己的实际行动。“XXX这破学校,有好选择,谁来这。很多访学如果不是国内政策规定,不会来美国享受这洋罪的。”
反感的人或事见多了,觉得在外面要管好自己,莫管任何闲事。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自律的办好自己要做的事情。最近读龚自珍的这首诗,越来越觉得有真实感触。随着年龄增长,早就过了无忧无虑的时期,压力徒增。千古声名,百年担负,事事违初意。看看现在的自己,我根本就担负不起,什么都做不了。

《百字令·投袁大琴南》

清 龚自珍

深情似海,问相逢初度,是何年纪。
依约而今还记取,不是前生夙世。
放学花前,题诗石上,春水园亭里。
逢君一笑,人间无此欢喜(乃十二岁时情事)。
无奈苍狗看云,红羊数劫,惘惘休提起。
客气渐多真气少,汩没心灵何已。
千古声名,百年担负,事事违初意。
心头阁住,儿时那种情味。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