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发】百度死后会怎样

作者:李书航
链接:https://zhuanlan.zhihu.com/p/20830273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百度又出事了。接着,对于百度的批判潮流再次上升到了历史新高度。

这历史新高到底有多高呢?昨天晚上我发现某门户科技频道想做个专题,为了堆稿子,一口气发了二十几篇关于百度的批判文章,而它能在半天内找到这么多文章,也是因为现在的媒体生态已经与往常大不相同。

现在控制舆论,不靠流量,得靠律师函

自媒体的崛起,标志着百度再也没有办法像从前一样控制舆论。现在的自媒体不像以前的那些小网站,流量这个生命线被牢牢地操控在百度手中,以控制流量的方式来要挟中小网站是百度惯用的做法,但现在却无法照常使用,因为大部分的流量已经通过微信,今日头条等人们已经熟知的渠道被分发出去,百度作为流量中转站的作用在逐渐下降,自媒体越来越不把他看在眼里。

但是,百度本来有更顺手的武器,却似乎从来没想过使用,它完全可以选用其他同等体量的互联网巨头已经驾轻就熟的方法——发律师函。不管是支持还是反对,只要出声音的,都发一封过去,动辄索赔个几百几千万的。也没准,真这么做的话,以后百度财报当中可以写很大一部分收入是来自诉讼收益。

虽然百度忙着灭火的身姿看起来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看下这篇名为《百度:严审虚假信息,“消费者”为核心关键词》的公关稿:

“可以看出,互联网公司的长久发展,必须以“消费者”为企业价值观的核心关键词。正如向海龙(注:百度搜索业务负责人)所说:‘这是一场人民的战争,百度将始终选择和消费者站在一起,我们是认真的!’”

但实际上我感觉,那些将法律精神应用到极致的巨头,远比百度更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我彻底觉得写篇檄文没有用,是因为……

百度最近所谓“作恶”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每一次都会有人站出来说绝不用百度。我自己也之前写过严肃的批判文章,我认为这是百度的商业模式出了问题。只不过,人们的下限总是随着新的社会热点再一次被刷新,对百度造成的影响绝不会是毁灭性的,也难以达到批判者的目的,最终依然是时间流驶,街市太平。

我看着那么多人义正词严地站在道德高地上,我已经对此感到麻木。别人可能如鱼儿一般记忆只有 7 秒钟,但是我作为记得历史的人,只知道这种事情是在一次又一次重演。而魏泽西只是千千万万个被百度坑过的人当中的幸运儿,因为至少在生前和身后,他的声音还是成功地发了出去。

真正让我觉得写篇檄文扔过去没用的,是当我知道魏泽西父母还在知乎上被骗过钱的时候。

“在寻医的过程中,一位知乎的网友告诉他(魏则西父亲魏海全),称自己是日本的 IAM 大夫,可以让魏则西去东京的医院医治。‘因为那个时候则西刚刚出现肺转移,就非常虚弱,我当时就跟他联系。他说国外的病历需要翻译,翻译费要 5000 元,我就给他打,后来他又要 5000 元,中间不停的给他打,一共打了 1 万 4 还是 1 万 6。我觉得不对,让他把翻译好的病历给我,他马上就把我和则西全部拉黑了。’”

不知道这对家长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也许家长不知道知乎,但孩子知道。也许孩子生病之初,其实并不希望父母使用百度,我在假设如果我在那种情况下,也会建议家长用知乎,因为我从知乎获得了很多东西。但是,知乎的网友骗了他们的钱。

我必须说明,这个骗钱——如果报道属实——可能甚至比百度提供的武警医院的行径还要恶劣。知乎上面这个骗子,骗完钱什么服务都没有提供。相比之下,武警医院那个疗法,通过网友科普是一个被过去证明无效的疗法,它只是起到安慰剂,拖延病情的作用,所以严肃的称,可以说它还是做了劳动的。就算无用功,也比空手套白狼的骗钱,似乎更能给病人家属一点心理安慰?——似乎还是不能?

但很显然,因为绝笔信和父母的声明都发在知乎上,所以这件事估计会很快被人忽略,而知乎会带着发布绝笔信官方平台的这种第一印象,固定在很多媒体的报道中,之前的经历也无损它的纯洁。——当然,知乎站方没有因为用户的不法行为而从中渔利,事情的性质确实不一样。

当我们批判百度的时候,我们也不能忘记虚假医疗信息泛滥的根本原因。莆田系的出现,是因为医疗改革让很多公共服务难以触及的医疗需求进入商业轨道。而这种现象一日不除,就算倒了一个百度,也许下一秒医疗广告就会在人类的灯塔——谷歌上出现。我们都说莆田系和百度愿打愿挨,亲密无间,但是莆田系自己也并不是心甘情愿的成为百度的大客户的,这是因为交的钱实在太多,已经有报道说过这种复杂的心理。

而这也证明医疗小广告的需求,实际上并不是一个伪需求,而是如毒品般,不打一场人民战争就赢不了的硬需求。而作为一家“不作恶”的海外公司,谷歌果真进来,用技术手段干掉所有搜索结果,莆田系信息也会出现在任何有价值的新闻页面,甚至在微信公众号打赏位置由头像组成一串广告。还有,它也可以入侵电信运营商的 dns 污染,给你强制弹窗,还有进入你家 IPTV 的启动屏幕,还有更多地出现在楼宇广告,公交车和报纸版面。

你相信这是人民的胜利吗?

重点是我接下来要说的。

标题为《魏则西父亲:在知乎曾被骗万元 后百度选择武警二院》的报道来自封面新闻,这是由华西都市报运营,阿里巴巴参与投资的新闻客户端——你看,还是没有流量和百度什么事,而且还有百度友商的股份。

某门户为了堆专题,刷了 20 多篇文章。不是某门户,是所有门户都在做。百度呢?百度没有门户。百度有百家,但百家是为了发展自媒体,干掉传统门户而产生的,一向推行编辑独立自主的原则,之前我也在百家平台上骂过百度。这篇文章,我一样会在百家发出来。

当年 PC 互联网时代,各大网站对这个互联网枢纽积怨已久,敢怒不敢言。而到了现在,流量多极化,特别是所谓自媒体,根本不需要依赖百度,所以就可以尽情去消费。百度吃了这么多年独食,酷到没朋友,一有机会就会被人吊着打,我一向认为,这才是百度被黑到死,导致你现在看百度也不爽的一个重要推力。

电商平台假货问题逼得国际大牌要退出中国,社交网络乱象催生了微商传销等形形色色的群体,这些我们很容易知道都不是(哦,似乎不是)平台的责任。如果大字不识一个的官员,又对互联网崛起存在恐惧心理,他们把百度的竞价排名看作和电商与社交一样的技术手段(而不是广告),那实际上非常合乎情理。

有人说,在真的无法杜绝所有混乱的情况下,平台只要做出姿态,便可以免责——比如加入国际反假货组织,比如对公众号封号封 IP,都可以说明平台在努力,他们就可以免责。唔,百度也发了好多次声明说自己在努力了。是什么导致你就只是不信百度的声明呢?

你知道,这次事件以后,逼得百度开除了直接负责商业化任务的一位元老级高管。但我并不很相信这是人民的胜利。正如我上面所讲,如果确保打死一个百度以后,新来的搜索引擎能解决问题还好,如果不行,那么新的替代者就只是继续承担了问题的代理人,问题本身并没有得到解决。而如果你觉得新来者可以让你以为他们在努力,所以你就能原谅的话——那我确实不能多说什么。

没错,百度该死。百度的商业模式决定了它必须对恶采取默许甚至合作的态度。但是,我们很难只靠任何一家公司的行业自律来解决所有问题。我们希望的(也许)不是宣泄情感,而是解决问题,而如果这样,我们就必须真正和问题的根源作斗争。就比如说,前几天 120 急救医生在空军总医院住院部门前,因救护车没有关警灯遭到医院保安殴打。对于现在这个武警医院,百度也就是发出协查函,请求对方调查一下情况而已。不是因为它能做更多而不做,着实是因为微博这个青天大老爷,在这一问题上的确比一家商业公司更管用。

既然人 wei 民 bo 是社会前进的动力,那比如说,我们人民来建议立法禁止所有商业医疗排行信息,医疗咨询服务要许可证准入,并且只可讨论病情,不能出现医院名称,这是不是比搞死百度更管用?但是人民认为这很难啊,相对还是搞死百度容易点,对吧。

有人帮我们为民除害的同时,我们要想它是不是因为竞争对手关系,想趁机搞死对手;有人做不出什么事情的时候,我们要想什么是它能做的极限,什么是它力量之外的事情……啊,这样太麻烦了。还是放弃思考,老实的进入人民战争的欢乐海洋里好。不是说,只要结果是好的,就算是商业广告做事件营销,就算是作秀也能接受么?那我们还有什么好说的?

必须要注明一点:这件事的发源地知乎也是反百度的利益相关方。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