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叔的故事

http://finance.sina.com.cn/zl/stock/20151118/141423795059.shtml

从ffsky到s1到kds,圈子就是这么小,看圈叔的奋斗史,规划、自我管理对个人的成长来说是很重要的。

 

克劳德2010年开始研究股票,并迅速在股市找到了通往财务自由之路。

他数学专业本科毕业,先做程序员,后辞职去开电玩店,业余办网络电台。为了追求现在的太太,他“砸锅卖铁”,弄了个读书签证跑到美国波士顿“陪读”。

现在,对挣钱已经失去动力的克劳德以“喵播”在“猫友界”颇有声名。他写程序,直播家里收养的流浪猫的日常生活。外出旅游时,他让网友通过弹幕(以字幕的形式即时显示在视频上的评论)控制发射红外线,遥控自动喂食机给猫喂食。

克劳德科普了一下这个流程:PC抓取弹幕(爬虫技术)——分析弹幕——让USB接口的单片机发射红外或者射频——改装有红外或者射频接收器的投食机接受到信号出猫粮。

克劳德说,相比纯粹的挣钱,他更愿意把精力花在有趣的事情上。开电玩店曾是克劳德的梦想,现在,他的梦想是开一家猫咪主题公园,专门收养流浪猫。

2011年,28岁的克劳德前往美国波士顿,陪相恋不到一年的女朋友读书。

克劳德大学的恋爱就因为毕业后“异地”、“太年轻”等原因分手,这回,他至少不要重蹈“异地”的覆辙。顶着家人和朋友的不解甚至反对,克劳德拿到读书签证,千里赴美。

克劳德选择的是英孚教育的一年期游学。虽然读书也有些趣味,但读书显然不是他的目的。2011年11月18日,克劳德和女友在波士顿领证结婚,好让他可以换陪读签证继续留在美国。他们本来计划在2011年11月11日领证,但因为流程问题拖到了11月18日。

在波士顿,克劳德和女友租住在市中心一间一室一厅的地下室,透气窗外面是停车场,月租1100美元。出国前克劳德就知道自己在美国没法参加任何工作,他从2010年就开始琢磨,有没有什么办法,在不参加工作的情况下,也能把钱给挣了。

想来想去,克劳德认为,炒股也许是条不错的路子。

2007年克劳德开户炒过股,当时赶上牛市,他的心态也很平和,属于“瞎玩儿”。2010年股市并没有那么热闹,但他这次对炒股(还是A股)寄望很高。“这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失败了就很麻烦——没那么多钱‘瞎玩儿’。”克劳德说。

面对浩荡的市场和看不见摸不着的竞争对手,克劳德直言自己有一点盲人摸象的感觉。他知道自己想去股市挣钱,但不得其门而入。“就像进门拿到的就是一个待解的方程式,但我还不懂四则混合运算。”

自己搞不明白,也没人带路,克劳德开始逛论坛、找书。他没有耐性,不想听大道理,也不想研究理论。他想找到秘笈或绝招,拿来就可以挣钱。找来的参考书,没有哪一本是他从头到尾看完的。

“初学者都会面临选择,做技术分析,还是看基本面——初学者往往没那么多内幕消息。”克劳德说。他选择技术分析,因为技术分析主要依靠K线,很直观。基本面要研究行业,研究企业财务报表,甚至关注宏观经济局势,对他来说太复杂了。

技术分析路线,网络、书本上资料很多,“秘笈”、“绝招”随处可见。某个指标,数值向上突破多少就买,向下突破多少就卖,写得非常明白。有的新手看到这样的“绝招”会如获至宝直接实盘,克劳德谨慎一些,毕竟“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

他尝试按图索骥地用历史数据去验证那些“绝招”。大概半年多时间,克劳德每天都在看K线,每只股票他都会翻一下。

这是一个非常繁复的工作。“2000多只股票,一只股票看3秒就得100多分钟,每次翻看当天的股票就得好几个小时。”

现在碰到新手问路,克劳德会让他每天坚持看A股市场的股票(当天走势),建立直观概念。他的解释是:“如果你这点耐力都没有,就不要做投资了。任何事情都是要有付出的。”

 二

K线看久了,克劳德突然醒悟,K线都是数据形成的,每个点位都有具体的数值支撑。用历史数据检验“绝招”的工作,为什么不用程序来完成?

克劳德大学念数学专业,毕业后做程序员,处理数据和写程序对他来说都是本行。“这是非常适合量化的环境。”克劳德说。

写出大体框架后,克劳德用“秘笈”中常常提到的“金叉买入,死叉卖出”进行验证。两根均线都是上行方向,时间短的均线(如5日均线)上穿时间长的均线(如10日均线),叫金叉;两根均线都是下行方向,时间短的均线(如5日均线)下穿时间长的均线(如10日均线),叫死叉。

“这个方式简单,经常听说。”克劳德说。他验证了过去5年的数据,理论收益可以达到400%(5年资金翻5倍)。

克劳德大吃一惊。转念一想,2006年-2010年,这5年翻5倍是什么(收益)水平,是不是都可以做到?他到经常逛的论坛发帖,请教炒股5年以上的股民,得到的回复基本上是:没有亏钱就很厉害了。

 克劳德知道实盘操作跟历史回测会有区别,不可能达到那么高的收益。但这次测试还是给了他信心。他开始研究各式各样的方法,并用历史数据进行回测、验证。他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很多方法人工验证有效,但用程序跑历史数据就没那么有效了。“很多‘肯定会涨’的方法,55%的概率都没有。”克劳德说。

他把失败的例子挑出来——失败就摆在那里,但人工验证的时候被忽略了。

“我发现人会主动屏蔽这些错误,无视,忘记。”克劳德说。初学者急于找到一个秘密武器,好让自己可以马上挣钱。当一个“秘笈”、“绝招”摆在面前,大家会被“秘笈”、“绝招”的字眼迷惑,潜意识里认为那就是一个成功的方法。“所以很多人以为找到了很好的方法,但是一操作就亏钱。”

人工验证,人们不可能检验太多的样本,这种主动屏蔽错误和失败的危险会被放大。比如检测10次,本来五五开,结果你漏掉一次失败,胜率就变成60%了。“60%的胜率和50%的胜率差别可就大了。”克劳德说。

一个更严重的问题是,样本太少,在得出的结论是靠不住的。所以掌握了程序验证的方法后,克劳德再也不人工验证某个“秘笈”或“绝招”了。

找到一些靠谱的策略之后,克劳德开始实盘交易。

虽然“砸锅卖铁”,但克劳德最初投入股市的钱并不多,只有几万块钱。2011年夏天到2012年夏天,他获得50%左右的收益。“对我来说已经很多了。有好几万了。”克劳德告诉我。

2011年夏天到2012年夏天的股市,整体呈现下跌态势,大盘指数大致从2700多点往2200多点回落。能拿到正向收益,而且高达50%,对一个刚刚实盘检验自己策略的投资者来说是个不错的消息。

从后面的操作看,克劳德所谓“已经很多了”,重点应该是指收益率,而不是赚到的钱。在行情并不理想的情况下,这一年的收益率这给了克劳德信心。他开始放大杠杆,融资炒股。

克劳德的策略,历史最大回撤是25%,他铆足了劲,第一次放杠杆(2012年夏天)就是4倍——也就是说,如果满仓且赶上最大回撤,他就会赔光本金出局。

“压力很大。”克劳德说。他能够如此大胆,是想更快地挣到更多钱,“也因为本钱少,胆子更大,输光了东山再起压力也没那么大”。

为了不让自己的情绪跟着股市行情波动,克劳德疯狂地沉迷于网络游戏中。他一直在玩儿一款叫《最终幻想》(Final Fantasy)的游戏。

“看股票的人都懂,即便我量化了,心情还是会被股市波动影响而产生不正确的判断甚至干预,这是交易的大忌,更是量化交易的大忌。 所以我用游戏很好地麻痹了自己。他们在看股票,我在玩游戏。《最终幻想》就是我的股市镇定剂。”克劳德说。实盘中他的最大回撤达到13%,本金亏损达到52%。

克劳德4倍杠杆从2012年夏天持续到2013年夏天。2013年夏天-2014年夏天,他把杠杆降到2倍。两次大胆的操作,让他迅速脱离了财务上的“屌丝”状态。之后就不再带杠杆了。

克劳德跟女友的恋爱,包括在美国结婚,一直得不到女友父母的同意。2013年8月从美国回到上海,他们还被迫保持一年多的分居状态。克劳德身高165cm,他一直以“矮穷挫”自嘲,现在,他可以大声说,自己不再穷了。

乍眼一看,克劳德似乎就是一边打游戏一边就财务自由了。

其实他能一边实盘交易一边打游戏,是因为他的策略都是有历史数据支撑的。当然,历史并不带代表未来,而且再完美的策略,都随时被一只或几只黑天鹅盯着。最终能够探出这条路来,克劳德特别强调交易者的信仰。

如果你的策略在统计上胜率是靠谱的,你需要做的是坚信你的策略靠谱,并坚持下去。他用色子(游戏或赌博工具,也称“骰子”)来作比。1-6点的色子,掷出1、2、3、4都算你赢,理论上,如果你长期玩儿(数万次乃至更多),你赢的几率是67%,但如果你运气不好,可能前几次乃至前几十次掷出的都是5或者6——你都在输。如果你没有正确的认识,没有坚定的信仰,你会质疑自己掷色子的方式,质疑色子(是不是只有5和6)。

“如果我们有信仰,就会坚信只要一直扔下去,1234都会慢慢出现。这就是差别。”克劳德说。很显然,他是坚持掷下去的那一个。

操作层面,克劳德希望样本足够多。所以他的股票持仓时间都不长,每只股票就1-2天停留(股票T+1不能当天买卖)。“我不做基本面研究和价值投资,有些人一只股票捏三五年。中国的A股市场一共20多年的历史,有几个三五年?对我来说,这种方式掷色子的次数太少了,我没法判断它到底有几个点,我没有这个信仰。但是另外的人可能不这样认为,他们也有很成功的。”

 四

克劳德之所以强调信仰,是因为他这些年接触不少新手,大家的心态往往都比较急。

 让新手挨个去看2000多只股票的K线,让他们要有信仰,让他们坚持,“他们不认为你真诚,认为你在废话”。“你给我一个直接能用的,你就告诉我这样买入,这样卖出,然后就可以挣钱。我不要知道其它的。”克劳德描摹新手的典型心态时说。

  克劳德乐意跟人分享,从打游戏到做股票。交易门的一个主角徐宁走上程序化交易的路子,就受益于克劳德的分享。徐宁称克劳德为帮主。“他是个很容易成为帮主的人。当年卖游戏机,卖得半个论坛的人都知道他。”徐宁说。

在波士顿研究股票时,克劳德也经常跟网友分享他的想法,他会在自己的股票群贴出当天买入或者卖出的股票。刚开始有好几个网友跟他一起做,慢慢地越来越少。

“一开始亏钱就不跟了。”克劳德说,“他们要的是100%的成功率,或者90%的成功率,再不济也要80%的成功率才好。但是据我所知世界上并不存在这样的方法。”

从2010年开始认真研究股票到现在,两次放大杠杆,克劳德已经财务自由了。但他并不是总在挣钱,今年6月份以来的下跌,他也亏了30%左右。不过这样的亏损对他来说已经有点波澜不惊。“根本亏不到本金,亏来亏去都是赚。亏掉一半也足够我的生活,没什么压力。”克劳德说。

这里面有财务状况改善后的从容,也有他所谓的投资者的“信仰”。2010年开始研究股票以来,克劳德经历了熊市转牛市,又遭遇今年6月15日开始的下跌。“我们迟早会面对这一天,暴跌。一开始就非常确定地知道这一天。”克劳德说,“如果现在谁在那里惨叫‘哎呀今天又爆亏100万’,我们会说,好羡慕啊,哪像我,我今天只亏掉10万——他有爆亏100万的一天,就有爆赚100万的一天(资金量大)。”

所以更简单一点理解克劳德所谓的“信仰”,就是你知道自己的策略会挣钱,但亏钱是过程中必然会经历的。产生亏损的时候,要能保持信心。通常来说,轻仓会让自己在面临亏损时压力更小——但克劳德的财务自由之路更粗暴,他放大了杠杆。

克劳德并不讳言自己就是一个投机客。他说,我们就是来投机的,通俗点的说法就是从别人的口袋里拿钱。这个市场里,大家都把自己口袋捂得紧紧的,等着从别人口袋里面拿钱。

“你凭什么做一个从别人口袋里拿钱的人?比别人聪明,比别人勤奋,比别人有信仰,或者这几条你都具备?很多人朝九晚五地上班,闲暇之余想投机一把,赚点钱。市场里面有我这样的职业玩家,还有很多专业的机构投资者,你凭什么能从里面拿到钱?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你想抢钱,又打不过人家。”

这算是克劳德给新手的一点提醒。

在挣钱超过100万时,克劳德觉得那已经“是天文数字”了。

“我以前就是个穷人。当一年在股市赚的钱超过之前赚的所有的钱之后,就没有什么动力了。”克劳德说。克劳德在徐宁眼里是一个欲望比较简单的人。“很久以前我赌着80万,他用50万配资150万的时候,他就觉得有200万本金每年赚50-100万已经足够用了。”徐宁说。是的,如果你看过徐宁的故事,你就知道他总是用“赌”形容自己的股票投资。

去美国之前,克劳德在上海市徐汇区开了三年多电玩店,主营PSP。为了开电玩店,他在2007年初辞掉程序员工作。他把店开在徐汇区漕东路漕溪路路口附近,一个“T”字路口的尽头,一个月3800元的租金。签租房合同时房东老太说:“你要考虑清楚啊,这里开什么最后都倒闭了,你看这书店也就开了半年。”

克劳德最终接下了铺面,因为开电玩店是他儿时的梦想。选择这个铺面,一来因为租金便宜,再就是,“梦想这东西,实现过就可以了”。

克劳德开电玩店,收入并不高——特别是跟做程序员相比。巅峰时期他一个月能销售100台(PSP)主机,一台主机100块钱的盈利,算上配件可以挣到150块钱。“去掉房租、水电、小工工资,大约七八千的收入。”克劳德说。淡季时,他一个月只能卖出20-30台主机。

2010年9月,克劳德把电玩店转让给了朋友的发小。转让前两个月,他还花了两万块钱重新装修了店面。因为眼看电玩店的梦想就要结束,但店面看起来还不是他理想中的样子。

电玩店带给克劳德无数珍视至今的经历。他被骗过钱,被示过爱(也示爱被拒过),被邀请去拍小电影(当然没去),他设机关“诱捕”流浪猫(为了收养)……最为宝贵的经历则是他利用闲暇时间做网络电台,认识了一位当时正在波士顿念书的听众。他们相识,相恋,才有克劳德炒股这段故事。他们结婚,才有现在做“喵播”的故事。

财务自由之后,克劳德除了出去旅游的频率增加,并没有什么铺张的消费。他2005年大学毕业回到上海,一直租房生活。2005年他800块钱一个月,租住一个套二中10平米的小房间。

采访那天,我跟克劳德约在上海市浦东新区金谊广场的一家咖啡馆,他骑个“两轮”就过来了(克劳德买了车,但仍然对“两轮”不离不弃)。他跟太太刚搬到附近。他们在家里直播宠物猫的生活,“我看了40多套房子选中这一套,就是想找更大的更便于直播的客厅”。他们现在租的房子132平米,客厅有10米长、4米宽,月租10000块钱。

克劳德对生活要求比较低,特别是物质生活。他不需要大房子,温饱就知足。他自有一套理论来解释:假设你活在500年前,能吃顿饱饭应该就很幸福了。如果当时我保证你每天都吃到饱饭,甚至有肉,你愿不愿意去做点有趣的事情?我想是肯定的。好了,现在我们每天都可以吃得饱饭,还有肉吃,但是我们在做什么?在焦虑,在痛苦。什么时候可以换更大的房子,开更好的车。

相比挣钱,克劳德更喜欢做一些自己感兴趣的事情。“人活着,无非是为了争取更多美好的记忆。”他说,“钱在好玩(梦想)面前,真的是次要的,我还是那个当年辞去工作开电玩店的我,压根没变。”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