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国正传

这个好像有不同的版本,知乎上的被改了好几次,我留一个比较老的版本 2014.08.22

http://www.zhihu.com/question/24903967/answer/29387775

一张车票在空中飘着,打着滚儿,飘过高架桥,飘过农田,飘过正在地里干活的人们的 惊讶的脸,飘过树枝上的蝉蜕,飘过一个卖西瓜的小摊,飘过一只正在翻垃圾的猫的眼 前,猫警惕的看着它试图用爪子拍落但没有成功, 飘过一辆童车,终于落了下来,在 地上翻滚着,停在一个易拉罐跟前。一个小女孩蹦蹦跳跳的走过来,捡起来:“咦?妈 妈,王建国是谁啊?”

医院。产妇满头大汗,大声喊叫着。医生护士手忙脚乱。一个男人在门外焦急的搓着手 ,时不时看着产房的门。医院的大喇叭上,正播放着激昂的音乐。“哇!”一声啼哭传 了出来。产房内一阵骚动。男人趴在门上,想努力看到些什么。一个兵满头大汗的闯进 来:“生了吗生了吗?”男人看看他,激动的说:“哥,生了,我听见哭了!”门打开 了,男人一个趔趄险些摔倒,把出来的小护士吓了一跳:“啊,你要干嘛?”大兵赶紧 过来:“大夫是男的是女的?”护士看看他,迟疑了一下:“很重要吗?”大兵蹦了起 来:“当然重要啊!那是我侄子!”护士惊讶的看着他:“你说王医生是你侄子?”一 个老医生出来了:“我是谁侄子啊?”等在门口的男人赶紧过来一扯大兵:“医生,我 哥他性子急,他问的是孩子是男的女的?"大兵和护士都很尴尬,护士对着大兵握握拳 怒目而视。老医生哈哈大笑:“哦,儿子!快进去看看吧!”大兵一把扒拉开他就钻了 进去,男子跟在后面:“大夫对不起啊,我哥性子急!”大兵抱着孩子,欣喜不已:“ 咱老王家有后了!我有侄子了!”床上的产妇欣慰的笑着。旁边的小护士说:“从来没 见过孩子他大爷这么高兴的!”大兵刚要反驳,大喇叭的声音突然放的很大,一个湖南 口音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中国人民站起来了!”大兵和男人一愣。整个医院 似乎也愣了一下,然后爆发出巨大的欢呼声。男子怯怯的看着大兵怀里的孩子,商量的 语气说:“哥,要不给他起名叫建国吧?”大兵抱着孩子欢呼:“好,建国好,王建国 !”

一个光屁股孩子在地上爬来爬去,满身是泥。一个路过的女人呵斥他:“建国,看看你 脏的!看你妈你爸打你不!”小孩站起来,气呼呼的说:“他们不敢!我告诉我大爷, 我大爷刚从朝鲜回来,他有枪,谁都不怕!” 正说着呢,一个小女孩喊他:“哥,妈 叫你回家。”建国推开门,看到爸和大爷一脸严肃。妈妈一边抱着小妹妹喂奶,一边扑 簌扑簌抹眼泪。爸爸说:“建国,你收拾一下你的衣服,跟着大爷回农村。”建国问: “可以用枪打鸟吗?”爸爸顿了一下:“能,还能打兔子!”建国兴奋不已:“好!” 妈妈放下孩子:“我去收拾。”建国大爷看着建国爸,嘴动了动,想说啥。建国爸摆摆 手:“哥,别说了,我的孩子就是你的孩子。”建国大爷摸摸口袋,掏出一个手帕捂着 脸抽搐:“哎,这城里就是热!”一个小本子随着手帕掉在地上,建国眼疾手快捡了起 来:“伤残鉴定证,姓名王抗日,伤残等级——”建国爸一把抢过来,挥手给建国一记 耳光:“滚!”

村子里都是快饿死的人。地头插着一块块大牌子:“亩亩一万,主席夸赞!”“亩产小 麦三万五,赶英超美势如虎。”几个孩子为了谁该占有树梢上的那串儿榆钱儿打了起来 。几只麻雀飞过来,唰唰唰唰啄个干净。孩子们傻呆呆的看着光秃秃的树冠。建国靠在 村口的池塘边的树上,有气无力的喊着:“大爷,我饿!大爷,我饿!”几个大人面无 表情的走过,步履蹒跚。忽然一阵骚乱:“来了来了!”一下子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无 数的人,蜂拥着往前赶去。建国想去,没走几步就昏了过去。他醒来转头一看,大爷在 灶边忙碌着。他爬起来:“大爷,你在弄啥?”大爷嘘的比划了一下,他蹑手蹑脚走过 去一看,锅里煮了一把麦子。看着建国狼吞虎咽的吃麦子,建国大爷嘴里念叨着:“感 谢领袖毛主席!要不是您来,哪有我侄子的命啊!”后来建国听小伙伴说主席来的那天 地里的麦子堆成了小山,建国根本不相信:有那么多麦子,还能饿死人?!

批斗会。建国和一帮红小将把一群人带上审判台,其中有建国他大爷。建国转过头,不 去看。一个红卫兵拿着皮带:“王抗日,说,主席来的那次,你是不是偷麦子了?我都 看见了!”建国大爷没口的答应:“对对对,是我嘴馋,是我见财起意,是我不对!” 啪!皮带抽在他的脸上。建国远远的看着,每一次皮带落下,他都颤抖一下。有人还嫌 不过瘾:“来来来,咱们把这群反革命的衣服扒了!”建国大爷死命的拽着裤腰:“是 我贪财,是我嘴馋,是我见财起意。”红卫兵们不管不顾,撕扯着拽掉了这些人的衣服 。一个红卫兵见建国大爷死命挣扎,气得抓起板凳就砸。咔嚓一声!厚柳木条凳没事儿 ,建国大爷一声惨叫,胳膊折了!红卫兵这才扒下了建国大爷的裤子没,其中一个看着 建国大爷的裤裆张大了嘴:“快来看,他没有鸡鸡!”建国的头嗡的一下。 建国不理会大爷的劝阻,执意要去串联。火车上,一个梳着大辫子的女兵给大家唱歌跳 舞,建国看傻了,口水直流。旁边一个人拿个搪瓷缸子接着,口水滴滴答答。周围的人 看到了,哄然大笑。建国这才注意到自己的失态,赶紧抹抹嘴。女兵看见,捂着嘴扑哧 一乐,建国的口水又下来了。女兵叫苏维埃,老爸是音乐学院的教授。串联结束后,建 国不打算回家,就跟着苏维埃走。苏维埃说要响应主席号召到农村去。建国说:“你去 ,我去!”但很不幸,苏维埃和他没有分到一个兵团。他们开始写信,不过只写了两三 封,苏维埃就不再回信了。他坐车去找,却看到她肚子已经很大了。“苏维埃,毛主席 说,‘一切不以结婚为目的的谈恋爱都是耍流氓’,你背叛了我!”他大声的喊着。苏 维埃冷冷的看着他,一个男人跳出来一顿拳脚,揍得他鼻青脸肿:“毛主席说了,‘为 了世界革命的胜利,我们准备牺牲三亿中国人’,就你也配喜欢苏维埃?”他看自己难 以取胜,气呼呼的说:“毛主席说过,‘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走’,你等着!”他恍 恍惚惚弄丢了车票,一辆卡车顺路捎他。开车的兵一直在做好事,他敬佩的看着:“毛 主席说,’把别人的经验变成自己的,他的本事就大了’ ,乔同志,您真厉害!”当 兵的一挥手:“毛主席说,‘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我比我战友雷锋差远了。”

没了苏维埃,不是世界末日,因为一个叫甘英美的女孩,王建国又开始流口水。甘英美 回城了去唐山,王建国毫不犹豫的跟去。但那一年事儿实在太多。建国大爷来看他们的 时候,感叹着:“将星陨落!将星陨落啊!”那个溽热的七月,他们要结婚了。集体结 婚,人实在太多,闹哄哄了大半夜,等王建国醉醺醺的走进那个小屋,都凌晨三点了。 他猴急猴急的脱衣服,正睡的甘英美突然坐了起来:“王建国,你爱我不?”王建国一 脸困惑:“爱啊!”“那你去接水给我洗脚!”甘英美调皮的说。“好嘞,别说洗脚, 给你洗澡我都愿意!”王建国屁颠屁颠的抓起脸盆往外跑。几只猫焦躁的在院子里叫, 轰都轰不走。王建国骂道:“你们也要入洞房吗?”他弯腰去拧水龙头,突然天旋地转。 王建国只记得天亮后的那个城市,废墟中一点一点的东西在闪光。那是主席纪念章。灾 后重建的日子很漫长,很多和他一样在新婚夜失去伴侣的人都自由组合了。王建国也找 了女人,叫柯平凡,生了个儿子。建国大爷平反了,成了光荣的老战士。来看望他的头 脑络绎不绝,那个打断他胳膊的红小将痛苦流涕的请求他的原谅。他大度的挥挥手:“ 小屁孩子,懂个啥?过去就过去了!以后别再打人了!“王建国要接大爷来唐山住,大 爷说我要承包土地呢,忙的很。再说你那儿也住不开,我就不去添乱了。

厂里安排王建 国去北大进修,住他上铺的那个姓查的学生是个怪人,年纪轻轻的居然念叨着什么“祖 父死在这里 父亲死在这里 我也会死在这里 你是唯一的一块埋人的地方”,听得人毛 骨悚然。两年后回到厂里,不甘寂寞的他被车间主任钱反修鼓动下海。临走前,一直没 说话的柯平凡说建国,你去接水给我洗洗脚吧,王建国突然暴跳如雷:“我不去!”儿 子吓得哇哇大哭。外面广场上,穿着喇叭裤留着长头发的年轻人在跳舞,声音大的快把 老年人的心脏病吓发作了。 钱反修有个知青战友开了冰箱厂,他们跑去拿货,左挑右挑都有问题,气得王建国说: “老张你这是什么冰箱,砸了算了!”回来后,看报纸才知道那个战友居然真把冰箱砸 了。老钱心疼不已:“七十多台啊!”

中俄边境,王建国志得意满的搂着一个俄罗斯姑 娘在白桦林里踱步。姑娘说:“娶我吧,我做你的喀秋莎,你做我的柯察金!”王建国 一挠头:“别,我家里还有卡特琳娜呢!”姑娘粉拳一握:“你,坏蛋!”钱反修气喘 吁吁跑过来:“老王,老毛子把咱们的仓库烧了!”王建国一把推开姑娘,掉头就往回 跑。准备和老毛子干架的时候,警察出来制止。红了眼的王建国一巴掌扇到了一个警察 脸上。其他警察脸色大变:“军哥,军哥,您没事儿吧?”王建国也傻了,自己把人队 长给打了。警察揉揉脸,走过来看着王建国说:“这要是在锦州,我早抽你了!今天算 你走运。我特么发誓,哪个王八蛋再敢打我耳光,就是天王老子、省委书记,我也让他 吃不了兜着走!”几个警察抖作一团。警察队长跳上车,对空打出几发子弹:”走,去 天安门广场!“

王建国和老钱带着一些钱南下深圳,老钱的妹妹跟在后面闷闷不乐。老钱说:”你别不 高兴,我还不高兴呢。好好的你不睡觉去啥——“王建国拦住他:”老钱,算了,能活 下来就不错了。虽说没毕业,那也是个高中生,没单位,不有咱俩的吗?”火车站等车, 一个延边口音的胖小伙在和火车站软磨硬泡:“姐,让我打个电话吧!”服务员面无表 情:”不行!这是外宾专用。”折腾了半个小时,王建国实在看不下去了,掏出五块钱 给那小伙。胖小伙一愣:“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王建国一乐:“你的钱,掉地上 了。”小伙脸一红,接过钱,对服务员说:“外国人很牛是吗?中国人要讲情怀!你看 着,有一天我要让中国人都会说英语!”服务员一个冷笑:“你最好再做出个有情怀的 电话!”小胖子眼睛一瞪:“好,你等着,我会做一部超级牛逼,超级有情怀的电话, 装兜里,我想咋打就咋打!”服务员哈哈大笑:“就你?弄个锤子!”看王建国要进站 ,他赶紧喊:“大哥你姓啥,我叫——”开闸放行,候车室乱成一片。 建国大爷虽说在农村种地,但有几个战友可是做了大官。利用这层关系,王建国成立一 家公司,炒股炒期货进出口啥都干。老钱,盘了一个酒店,也不知道从哪找来一群姑娘 ,整天热热闹闹的。老钱妹子嫁给了一个老外,出国定居了。老钱更加肆无忌惮,整天 和小姑娘勾肩搭背。王建国说你干脆改名叫钱茶壶算了,老钱硬着脖子,“抓到老鼠就 是好猫!”有人来了,拿出来一个叫什么汉卡的东西,又是电脑啊又是硬件啊,王建国 和老钱听的云里雾里。老钱问:“等等,你贵姓?”那人掏出名片,老钱看看不认识, 问王建国:“你约的?”王建国一摊手。那男子看他们不感兴趣,又拿出一个瓶子:“ 你看,这是我们正在秘密研制的饮料,很补脑,比黄金都贵......"每天,他们 都能遇到很多这样的推荐和推销。老钱是浙江人,浙江朋友很多,卖低压电器的柳市人 ,说将来要做自己的汽车的温州人,还有一个大学老师滔滔不绝的谈着互联网和黄页。 老钱不太喜欢这个人,老说他尖嘴猴腮像个骗子,王建国对此不以为然,啥年代了还看 面相。他觉得不错的就都合作了。小时候大爷说了,只管打,总能放倒几个鬼子。儿子 在北京念书,王建国把柯平凡接了来。还要接大爷,但老头死活不来:“海风吹的人骨 头疼。不去!” 钱反修死了。他吃了假春药,死在他的某个姑娘身上。去参加葬礼的时候,王建国摔了 一跤。第二天,他就带着柯平凡去印尼旅游了。海边的宾馆风景真好。海啸来了,他拉 着媳妇跑,一棵树倒下来,挂了她一下。当时也没觉得伤多重,但到医院就不行了。王 建国什么话也没说,出去接了盆水,给柯平凡好好的洗了洗脚。儿子说再给你找个老伴 吧,他说算了算了,没人能代替你妈。他在家深居简出,帮着儿子带孩子。附近的广场 上老年人在疯狂的跳舞,年轻人和他们天天吵吵。侄子打电话说,老爷子的腿中风,瘸 了。 四川地震了,8.1级。作为一个震漏儿他非要带着一帮老兄弟去救灾。他的脚被石头砸 伤,一个俄罗斯医疗组来救治,那个俄罗斯女医生盯着他看了半天说:“柯察金,是你 吗,我是喀秋莎!” 喀秋莎和柯察金终于在一起了。他俩的故事被敏锐的媒体捕捉到 了,关于跨世纪恋情和中俄人民伟大友谊的报道在震后让人很多人感动。喀秋莎有些尴 尬,王建国心里也暗自惭愧:“原来找小三也可以这么风光啊!要是钱茶壶活着准得埋 汰自己。哎,我倒宁愿他埋汰我。”

儿子很少回来,只有家里的那只大猫陪着他俩。家里的侄子打电话说大伯你回来吧,大 爷爷好像疯了。村子的土地被征用了,要建一个什么“日韩科创园区外来人才精英社区 ”,建国大爷不愿意小日本住这里,死活不肯搬。一群黑衣人半夜闯入抬起他丢到坟场 里,等老头爬回来的时候房子已经没了。建国大爷很生气,推着轮椅堵到县政府的门口 :“当年日本人和美国人都没打死我,你们能把我打死?”大领导来视察时皱了皱眉, 底下人说这是个老战士,大领导冷哼一声,一句话也没说。人们说就从那天起再没有人 看见建国大爷来了。王建国回来,侄子带他来到那个村庄。看着眼前一片尘土飞扬的工 地,曾经的绿柳黄花白墙青瓦,光着屁股的小孩跟着水牛叽叽喳喳在眼前不断闪回。一 个小姑娘蹦蹦哒哒的走过来:“爷爷,你从哪里来啊,你怎么哭了?"  出殡的车队,纸钱飞舞,唢呐呜咽。王建国披麻戴孝,步履蹒跚。他想着粪坑底下那包 小麦,想着大爷在审判台上被人们嘲笑,想哭却哭不出来。王建国费了很大的劲儿,才 在一个精神病院找到了大爷,脏兮兮的不成样子,手里紧紧的攥着那个破旧的几乎看不 出来的伤残证。他跪下来抱着老头哭,老头一动不动,嘴里嘟囔着:“当年日本人和美 国人都没打死我,你们能把我打死?”但他还是死了。媒体发现他原来是个参加过抗战 、解放和抗美援朝的老兵,想过来报道,王建国毫不客气的请他们走开。 日子又过了两年,他俩身体越来越糟了,眼睛花的走路像摸虾,耳朵聋的说话像吵架。 连那只猫都不怎么待见他俩了,懒洋洋的不理不睬。儿子举家移民国外,偶尔会打个电 话,也听不清说什么。

有一天,喀秋莎说:“柯察金,带我看看许仙和白娘子吧。”喀 秋莎不能坐飞机,他们买了往杭州的动车票,走到永嘉他突然想给儿子打个电话,刚摸 索出手机,对面的人突然朝他撞了过来。

一张车票从车窗里飞了出来,飞啊飞啊,飞啊飞啊,在一个易拉罐跟前落了下来。票面 朝上的几个字清晰可辨:2011年7月23日,D301,王建国。                        (完)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