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时空的少女

穿越时空的少女
作者:[日本]简井康隆
译者:不明
原载于课堂内外(初中版)2004 No.7 P.86-90
  放学了,三年级学生芳山和子打扫完教室后想整理一下工具,手搭上了堆放杂物的理科实验室的门把。
  “喀嚓——”实验室里传来了打碎玻璃的声音。
  “真奇怪,应该没有人才对啊!怎么会有声响呢?”和子一边嘟囔着,一边推开了门。
  在昏暗的房间中,和子仔细地观察了四周。房间正中的桌子上,排列着试管,当中的一只落在地上摔破了。从试管中洒落的液体,正隐隐
约约地冒着白色的热气。
  像是谁在进行什么试验……可是又是谁呢?人又在哪儿呢?和子沉思着,靠近了放有试管的桌子。
  从进来开始,和子就注意到了实验室里弥漫着淡淡的芬芳。看来是那支摔破的试管里的液体散发出的味道。这是与众不同的香味,多么熟
悉、多么让人怀念的气味……
  突然,她的神志渐渐模糊,浓厚的香味一下子向她袭来,她摇摇晃晃地不可自制,接着慢慢地瘫倒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和子渐渐醒来了。她一想起刚才发生的怪事,就连忙站起身来。可是桌子上没有任何东西,地上也干干净净的,并没有
散落着什么试管的破片。
  真奇怪啊……和子沉思着。我嗅到的是什么样的气味呢?甜甜的……对了,很像薰衣草的香昧。不!不仅仅是薰衣草的气味,好像还掺着
什么更重要的东西……
  第三天的夜里,做完家庭作业后,和子钻进了被窝。矇眬中,住宅前的马路上传来嘈杂的呼喊声。
  “失火啦!”
  “救火,快救火!”
  和子拉开棉制的窗帘,隔着玻璃向外看,坐落在二街区前的澡堂的烟囱正往外冒着浓烟。
  糟了……和子大吃一惊。澡堂隔壁是她同学浅仓吾郎家开的杂货店。
  去看看!和子穿着睡袍,披上短大衣跑出了家门。
  火是从那家澡堂的厨房里烧起来的。还好,浅仓杂货店还没有事。
  “嘿!闪开闪开!不能在这儿,影响灭火!”警官哑着嗓子边喊边赶着只穿着睡衣的观看的人们。
  “你也来了?”
  和子扭头一看,是同班同学深町一夫。
  “啊,是深町!我担心着浅仓家就来了。”
  片刻,火灭后,一夫和和子见到吾郎平安无事,大家都很高兴,道了“再见”,就各自回家去了。
  当朝霞把耀眼的光芒洒在床上时,和子看了看表,紧张得跳了起来:要迟到了。
  她胡乱地吃了点早餐,便冲出家门。转过拐角,和子看到浅仓吾郎在十家路口等着过马路,便快步走到吾郎身后,说:“你也迟到了。”
  吾郎回过身来,看到有人一起迟到,脸上呈现出略安下心来的表情,答道:“是啊!昨晚的火灾后一直睡不着,后来糊里糊涂地睡过了头
。”
  这时,绿灯亮了。
  两人慌慌张张地跃上横道线。当走到马路正中时,一辆大卡车闯红灯,从马路那边向和子直冲过来。
  和子急忙躲避,不想却跟紧跟在身后的吾郎撞了个满怀。
  两个人一起摔倒在马路上。当和子在地上抬起头时,只见逼近的卡车,那巨大的车轮离自己不到三米远了。
  完了……
  和子在这一瞬间,绝望地闭上了眼……
  早知道发生这样的事,多睡一会儿就好了。和子不由自主地怀念起那温馨、舒适的被窝……
  当然,这种思绪只是一闪而过,卡车的巨大的车轮渐渐地向和子压了过来。和子绝望地紧紧闭上了双眼。
  一秒、二秒、三秒……十秒过去了,没发生什么事。
  怎么啦?和子不想再闭着眼了。
  和子吃惊地张开了眼睛,看看四周,霞光透过窗帘照射在房间里,自己依然穿着睡袍躺在床上。是在自己的卧室啊!
  咦!原来是一场梦!
  但果真是梦吗?一件件事是那么栩栩如生。不!那决不可能是梦。
  和子的头,突然感到阵阵疼痛。
  看看表,正好七点半。回想刚才醒来的时间,与此相比迟得多了,正因为起晚了,才慌慌张张地奔往学校。正因为如此,才差一点被卡车
压了!这么想来,刚才的事,是一场梦了。倘若那不是在做梦的话,时间就要倒回去了……世间,哪有这么荒唐的事!
  和子心事重重地起了床。
  家中的气氛还是和往常一样,妈妈和弟妹们像平常一样,热热闹闹地在吃早餐。
  和子一点食欲也没有,不一会儿就出了家门。
  已经是第二次了。她呆呆地想着。奇怪的事情发展到这样的程度,是会让人发疯的。出了家门,拐过拐角,走向十字路口,完全像是在做
第二遍事。只是这一次没有遇到吾郎,也没有无视交通规则、横冲直撞的卡车。和子平安地进了校门。
  “早上好!”深町一夫在和子身后打招呼。
  “早上好!”和子精神恍惚地回礼道。
  “怎么啦?脸色不太好。”细心的一夫问道。
  “唔,没什么!”
  和子微微地摆着头说:“因为昨晚被火灾吵得没睡好,有点睡眠不足……”
  “是吗,昨晚有火灾吗?”一夫有些吃惊。
  “别乱开玩笑!”这次是轮到和子惊讶得叫出声来。“不是吗?浅仓家的邻居失火,还有我们大家相遇在浅仓家门前,是不是这样,快说
呀!是不是这样?!”
  “你,你说什么?你不是在梦里见到的吧?”
  梦!是梦吗?和子惘然地盯着一夫的脸。吾郎家后面的澡堂的火灾,全是梦吗?夜幕中的火焰,一夫和我的对话,全部都记忆犹新,难道
都是梦吗?
  “不对!那绝对不是什么梦!”和子从内心深处叫了出来。
  终于第一节数学课开始了。看到胖墩墩的小松老师在黑板上写的方程式,和子“啊”的一声,不由自主地叫了起来。这是昨天做过的习题
啊!
  “咦?昨天做过的。”
  听到和子不由自主的自言自语,坐在旁边的神谷真理子吃惊地问道:“你知道老师出的题目?”
  “这道题昨天不是做过了吗?你自己忘了吗?”
  “没的事,昨天没有做过这样的题目,是头一次。”
  “和你争也没用。看看我的课堂笔记就知道了。”
  和子心里有一阵阵不祥的骚动。她慌乱地打开了课堂笔记。应该是昨天做了笔记的那一页,却是一片空白,什么也没有。在这一页上记的
问题和答案,怎么都没了?和子“啊”的一声呼喊就要脱口而出,神谷真理子担心地看着脸色像纸一样苍白的和子。
  和子呆呆地坐着。突然,她向真理子问道:“喂,神谷真理子,今天是19日,星期三是不是?”
  “唔——”真理子呆了一会儿,摇头说:“不对啊!我想今天应该是18日,星期二才是呀!”
  这一天,和子在课堂上什么也听不进去,每门功课都像是刚教过的……回到家后,和子继续思考着今天发生的不可思议的事情,想整理一
下恩绪,希望尽可能理解一下发生的事,但是越想越不明白,越想越糊涂。
  一天的时间倒转了回来,不是吗?19日早晨,突然回到了18日早晨。不!好像不是这么回事,别人不是都没感觉到吗?和子独自抱着头,
继续思考着——这么说,只是我一个人一天的时间倒转了回来,对了,如果是这样的话,所有的事情,就可以说得通了。但是,我又为什么变
成这样呢?
  想到这儿,和子不禁大吃一惊。
  不好!如果今天是昨天的话,浅仓家差点失火,不就是今晚吗?和子越来越坐立不安,便彷徨地走出了家门。
  和子自己也没有目标要去哪儿,只是想把此事告诉谁而已。但是,告诉谁呢?深町一夫好像比较聪明沉着。
  于是,和子往一夫家的方向走去。
  “芳山,原来是你啊!进来,进来。”一夫热情地招呼着。
  和子点点头,应声走进了一夫的书房。
  一夫立刻就注意到了和子不同寻常的脸色,担心地问道:“怎么啦?芳山,有什么不放心的事?”
  “有话要跟你说。”和子把从昨晚的火灾开始,到今天上课时知道自己的时间倒转的事,从头到尾讲了一遍。
  听完和子所讲的近乎“天方夜谭”的事,一夫沉思着。和子不像是胡说八道,她的脸色看上去非常严肃认真。
  “莫非你有特异功能?”
  “什么,特异功能?”
  “是啊!我也懂得不太多,只是曾读过这样的书,世上常常有人具有特异功能。这种人能随心所欲地移动自己的身躯,也就是人们所说的
身体移动。看来当卡车要压向你时,你在不知不觉中发挥了自己的能力,移动了时间和空间。”
  “哪有这么荒唐的事,这不符合科学规律!”
  “但是,别忘了,常识之外的事,在世上也是层出不穷的。”一夫反驳道。
  “可是,怎么才能证明呢?”
  “今晚!看今晚吾郎家是不是差点火烧。”
  这天,和子从一夫家返回后,什么也没干,连晚饭也没动。
  明明知道不久火灾就要发生,干脆就躺在床上等吧。
  不知不觉中,和子迷迷糊糊起来。
  “失火啦!失火啦!”
  矇矇眬眬中,听到有人喊叫,和子一下子从床上跃起,冲出了家门。
  失火现场附近,看热闹的人前后乱窜着。不知什么时候,一夫也来了。他站在和子的后面,平静地说:“果真像你所说的,火灾真的发生
了。”其实,他的内心并不平静!他的脸发青,他的心更凉。
  和子心事重重地说:“我感到很害怕。具有这么奇怪的能力是很伤脑筋的。不是吗?不知什么时候又会跳跃时间,再倒转回去,就像早上
一样。老是这样的话,真是很伤脑筋的……”
  “别急,别急!”一夫劝慰道,“还不能完全证明你具有这种特异功能。也许这次只是偶然的,况且,即使你具有这种能力,也许只能发
挥一次呢?”
  “说的也是,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又处于时间逆转的境地,真害怕。”
  和子说完,紧咬着嘴唇。
  在谈话时,火已被扑灭了,周围的人陆续散去。两人约定第二天继续商谈后,各自回家去了。
  到家后,和子久久不能平静,躺在床上思考着。
  怪事最早是发生在三天前。在理科实验室里嗅到薰衣草的香味后就失去了知觉。明明是有人在做实验,可醒来后实验室里什么也没有了,
也许问题就出在那薰衣草的香味上,是它给我带来了特异功能吧!要是能返回三天前,到理科实验室去看个究竟就好了。
  这时的和子,感觉到自己的身子轻飘飘地浮了起来……咦?这不是跟早上在十字路口的车祸现场感觉到的一模一样吗?对了,我现在能靠
自己的意志,进行时空跳跃了。
  身子要浮起来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和子竭尽全力,把精神集中在三天前的理科实验室。突然,跟早晨一样,和子感到眼前发黑,耳鸣。紧
接着,一片明亮让和于感到眩晕,睁眼一看,自己已经在理科实验室里了。
  终于可以弄清真相了,和子胸中不停地打着小鼓。她躲到了屏风后面,等待着……
  实验室的门打开了,不知是谁慢慢走了进来……
  和子不想一下子就暴露自己,她想等有证据时再出去抓住那人。
  那人打开实验室的药品橱,好像在寻找着什么,和子听到了药品、试管,还有其他容器的碰撞声。那人开始调配那奇妙的药品了。
  “喂!芳山,出来吧!从刚才开始就知道你躲在那儿了。”
  这声音,多么熟悉啊!过分的意外,使和子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发出这声音的人,对和子来说是近在身旁的人啊!
  难道是他?
  和子提心吊胆地从屏风后走出,畏畏缩缩地向实验室的中部挪去。问题的主人公,站在药品橱旁,微笑地和和子打招呼。
  果真是他,深町一夫!
  和子的口中舒出了惊慌与放心的长气。望着她的正是与往常一样,满脸充满梦幻神采的同班同学——深町一夫。
  把我逼到这种地步的是他——一直跟我在一起的深町一夫?
  和子对这种结局一直不能相信。但是到了现在这种地步,除了接受事实之外,别无他法。
  “这么说,原来是你了?制作了那离奇的药,让我具有奇怪的功能,这一切都是你干的吗?”
  “怎么说明才好呢?”一夫轻轻吸了口气,开始说,“要说明这事,需要花点时间。但现在开始讲的,全是事实,希望你能相信。你已经
经历过许多对你来说是不可思议的事,所以我想你可能比其他人容易接受。简单概括地说,我就是你们所说的未来人。”
  “未来人?”和子受到强烈的冲击,虽然做好了不管说什么事都要相信的思想准备,可这说法也未免过于离奇了,至少可以说是超过了和
子的常识范围。
  “从未来,坐着时间飞行器来的是吗?”呆立了片刻,和子搜肠刮肚找出了这么一句,挖苦一夫。
  可一夫脸上呈现着认真严肃的表情,他摇头道:“不是这么回事。我用的是跟你同样的办法。你也知道的是吗?叫做时间跳跃和身体移动
。因为你尽被这些事所苦恼,所以你有要我说明的权利。”
  “我听就是了。”
  和子想,到了这种地步,即使是近乎发疯的谈话,也不能不听完为止了。
  下面是一夫所说的事情的经过。
  一夫出生于公元2649年。跟其他孩子一样,他一到3岁就接受睡眠教育,因此到11岁时,他已进了大学,学习药学知识。
  一夫在大学里,专心致志研究的是能使身体自由自在地进行移动的药品。当然这还只是处于初步的实验阶段。但是在同期学生中,成绩超
群的一夫,对这实验有自己独特的见解和许多奇妙设想。
  设想之一就是所谓身体移动和时间跳跃的组合的方案。时间和空间一起移动的能力,一夫想这不是没有可能的。刚好这个时候,一种发挥
人类具有的意念致动、穿越时空的潜在特异功能的刺激剂发明出来了,一夫分析研究了这种刺激剂,并准备添加新的功能。
  一夫潜心研究身体移动能力刺激剂,他在研制过程中,发现了薰衣草的花经干燥处理后能达到预期的效果。药虽然制作出来了,但如果不
做实验的话,是不知道实际效果的。一夫想在把这种研究作为论文发表之前,亲自试一试效果。
  “可是,失败了。”一夫说到这儿,搔搔头笑了起来。
  “虽然时间跳跃成功了,但不知哪儿错了,返不回未来去了……是吗?”和子忍不住插了一句。
  一夫点着头,说:“是这样的,药用到什么程度,量是很难掌握的。只喝了一点药,因此虽然到了这个时代,却返不回未来“因此,为了
重新制出那种药,你就成为这所学校的学生,偷偷地在这理科实验室里做实验,对不对?”
  “是这样的,但是差点被你发现,在你慌慌张张地躲起来的时候,把这药给弄翻了。你虽然没有喝下这种药,却因为嗅到了这药的味道,
因此能在很有限的范围内进行时间跳跃和身体移动。”
  “这么说,我的特异功能会随时间的推移而消失,是吗?”
  “是的,因此你没有必要那样担心。”
  和子放下心来说:“人家不知道嘛。但重要的是,你的药还能再次制作吗?”
  “已经做好了。”一夫指着药说。在桌上的试管中,茶色的液体冒着白色的热气。
  “你,为什么跟我作如此种种的解释呢?”和子突然间冒出疑问。
  “这个吗?因为你一直被所发生的事情苦恼着,我觉得我有说明的义务。虽然我们只相处了一个月,但我们之间已经建立起了很深的友谊
。”
  “什么,一个月?”和子吃惊地抬起头来,紧接着使劲地摇着头。
  “没有这回事!我和你,是从小学时候就认识了的啊!”
  一夫听了后,忙说:“对了,这个事,忘了告诉你了。我让你,不!我用集团催眠效果让所有跟我有关系的人,保留了关于我的超越时空
的记忆。在大家的记忆中,我本来就一直存在着,我就这样开始了在这个时代的生活。”
  “但是,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呢?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痛苦。”
  面对和子埋怨的目光,一夫有点为难。
  “当你嗅到了那种药的味道后,我本想在你那能力消失之前,不跟你说明,不去惊动你为好。因为,如果把这么奇怪的事情跟你说明的话
,可能会使老实的你,产生精神混乱,可没想到你意外地碰到了交通事故,运用了时间跳跃、身体移动的特异功能,甚至你更进一步发挥了自
己的能力也返回到过去的时间里。当然,这一切都是为了见到我,为了要弄个水落石出了。因此,我也不想再让你苦恼下去了……”
  疑问全解开了,和子想着,现在一切都一清二楚了。
  但是,一夫还在继续往下说:“其实我是不能跟你说这一切的,作为我所处的时代的原则,是不能与过去时代的人,谈起未来的事情的。

  “咦?为什么?”
  “因为这会让历史产生混乱,也会造成社会性的恶劣影响。比如说,如果跟现代人说,再过多少年这个国家要发生战争的话,立即就会产
生大混乱的。不管怎么说,人类是没有办法抗拒、改变历史洪流的。”
  “这样,你不就触犯了你所处时代的法律了吗?你已经把所有的事,都告诉我了。”
  “当然,也有例外。”
  “例外?”
  一夫犹豫了片刻,叹了口气说道:“即便我说了,但对方没有记忆不就行了。也就是说,只要把关于我的记忆,从你的脑里消除掉就可以
了。”
  “消除掉记忆?”和子吃惊地瞪着眼睛,“什么!你要在返回未来之前,从我的脑海里消除掉有关你的记忆,是不是这样?”
  一夫伤心地点点头。“没办法,我回去后,让你忘掉我的事。对我来说是很伤心的,可是不这样的话,我就要接受我所处的时代的处罚。

  “不!我不要!”和子摇着头,说,“这太让人伤心了。有关你的事,对我来说,都是令人珍惜的经历。我,不愿忘掉!你会记得我的事
,是吗?难道只有我不得不忘掉你的事吗?这不公平!”
  一夫回答道:“并不单单是你,这个时代的人,跟我有关系的所有的人,都将从大脑中消失掉有关我的记忆。”
  和子忽然感到十分不安:“喂,你打算什么时候返回未来呢?”
  “马上!”
  “干吗,干吗这么急……”
  “我很想留在这儿,和你,还有吾郎他们一起快乐地生活。可是,我还有事要干,我想完成我的药品研究。”
  “只有这样了……”和子自言自语着,百感交集。
  “要离别了!”一夫慢慢站了起来。
  和子一下子抬起头来,直盯着一夫的脸,此时一分别,再也不能相见了……
  “你,还会来看我吗?”
  和子竭力睁大眼睛目送着深町一夫渐渐模糊的身子。那薰衣草的香味,那冒着白色热气的药的味道渐渐把和子围拢了起来。
  “我一定会回来的,可是那时已不是深町一夫,而是以新的面目出现……”
  听到一夫渐渐远去的声音,和子摇着头,用女孩特有的尖嗓子,竭力叫道:“不,我一定会知道的,只要是你的事……一定会知道的。”
  眼前变得漆黑,慢慢地瘫倒下去的和子,隐隐约约听到了远方传来的声音:
  “再见……再见了……”
============================================================================
剧场版也挺好看的,最近又回味了一遍,感慨:time waits for no one…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